以食为天的知青(三)

来源:魏和平美篇 作者:魏和平 时间:2019-12-11 点击:
 

赶场天,在羊桥镇逛了好几个来回,鸡不贵、鸭便宜、鸡蛋才五分钱一个,就是囊中羞涩,囗袋里没几个碎银。晌午,将就提着十来只鸡蛋,打回转,"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啊。
回到离村寨不远的半山坡,歇个气。极目望去,阡陌纵横,层层梯田已灌水,秧苗还没插上。每丘梯田似大小不一的明镜镶嵌在岭间,被绿色的田埂象围巾一样缠绕着,将山峦装扮成素静的俏姑娘。
 
一群体形象船,长着深褐色翅羽的鸭子,"呷、呷"叫着在水田里扑腾着觅食。"竹外桃花二三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这里的鸭子和"三穗麻鸭"同品种,由于海拔较高、气候温润,众多的良田大埧和溪沟水生物丰富,是鸭子生长繁殖的天国佳境。因此,三穗麻鸭,和北京鸭、绍兴鸭、高邮鸭被冠为"中国四大名鸭"。
 
知青们百无聊赖丟石子玩,有人提议:谁能第一个击中鸭子。"要得"!大家捡起身边的石子和土块,象雨点一样向鸭子扔去。受了惊的鸭子,扑楞着翅膀象野鸭一样东逃西躲,一直逼到高高的田埂边,惊魂未定围在一起,偶尔发出一声"呷"叫。
 
小G人高马大,拿起一块鹅蛋般的石块,"呼"的一声,划出一道飘亮的抛物线,"啪"的一声正中一只鸭子的背上。那鸭在田坎旁扑腾着在原地动弹不得。抓鸭。没人商议,大家不约而同向那只鸭子的田坎飞奔,没费什么力,手到擒来。
 
鸭子绝望地扑着翅膀,"呷呷"地乱叫。"快扎住它的嘴吧。"小S说,小Q麻利地取下解放球鞋上的鞋带,大家七手八脚,一根扎住鸭嘴,另一根扎住翅膀,塞进了"马桶包"。知青们怀着些许心虚,乐颠颠地回到住屋。
"吠犬鸣鸡村远近,乳鹅新鸭岸东西。"(清.查慎行)慎行先生,恕我等颠狂,生活不全在诗意画境。鸭珍禽,恕我等无礼,他吃我啖皆进嘴。"饱食待庖宰,虚教两翅全",得罪了您呐。
 
回到知青户,大家手忙脚乱地烧火宰鸭。和以往杀鸡一样,在鸭脖子上勒一刀,把鸭头往翅膀里一扎,等水开了好褪毛。我们正忙碌着,突然鸭子掙扎着站立起来,扑扇着翅羽,耷拉着脑袋,东倒西歪地向门边走去。"啊呀!不好了,鸭子还魂了。“小S惊叫,小G急步把还魂鸭按住。
 
这时,门囗探进一个带着黑帕子的脑袋,满脸堆笑地说:"鸭子命长,还没死残部,等杠杠。"走进来的是生产队保管员,"赶场买个鸭子打牙祭啊,鸭子蛮肥地。"保管员看着鸭子说。
知青们有点心虚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还是小Q反应快,接住话头说:"就是啰。我们还少点油,你整点油来,我们打平伙,要得没?""要得,要得。"保管员高兴地应承,屁颠屁颠地从仓库里舀了小半碗油给我们。册那,有嘎好咯事体!万事俱备。
 
接下来烹炒炖煮,香味四溢,大家馋得口水直吞。出锅了,连汤带肉装了一脸盆,放在灶间中央的地上,知青和保管员一起围蹲着,就着米饭大口哚颐。"要是有口酒整起,崽耶!那就太安逸啰。"保管员咀嚼着鸭骨美中不足地说。我无厘头地想起了一幅对联"童子打桐子,桐子落童子乐;丫头啃鸭头,鸭头咸丫头嫌。"
 
风卷残席,筷子如雨点,不一会儿饭锅见底,脸盆溜光,地上一片碎骨残渣。保管员点起了烟锅,忽明勿暗地吞云吐雾。远处响起"啦~啦啦,啦~啦啦"的喚鸭声,仔细一听,是保管员的婆娘。
喚了半天,保管员婆娘叫道:"咋个少了一只呐?"保管员婆娘亮起嗓子,一串串咒骂连贯而出:"是哪个背时地、砍脑壳地、挨千刀地拿了我家的鸭子!吃了么屙痢屙血!发烂肠瘟!"我们虽心中发虚,但还是东一句西一句地和保管员吹壳子。保管员坐不住了,磕了磕烟锅里的烟沫,站起身向家走去"狗日地,连个鸭子都看不住,有郎个用?……"
 
乡人靠养鸡鸭筹蛋,去集市换取生活必需品,我们却窃为囗福,虽有一些莫名的无奈和恶作的劣根,但确实是当时浑浑噩噩部分知青的所为。向那熟悉土地上相识的人们致真诚的忏悔!
如今知青聚会有几多贤达君子说着官面堂皇的历炼,或几多如祥林嫂一样唠叨着命苦与不平,全是心态造的孽。回顾知青时的"鸭宴",我也只有象《米老鼠和唐老鸭》中的唐老鸭一样说一声:"啊欧!",一切尽在"啊欧"中。
阅读 508

    网友评论

    相关内容

    上一篇:重庆知青研究会成立十周年和重庆知青杂志十周年纪念活动
    下一篇:【海上记忆】每当听到那一声呼唤:糖炒栗子吃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
    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