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生活回忆----“地主子女”芒仂

来源:原创 作者:陈伦修 时间:2019-08-22 点击:

        1969年的三月,我们自上海来到了离黎川县城约十几公里的东风公社联盟大队的隶属于九源生产队的芦家村插队落户。
         九源的队长几乎是以命令的方式让芒仂一家挤进了不大的厢房,而腾出了一间更大的黑乎乎的屋子,给“毛主席派来的上海知识青年”在此接受再教育。
        芒仂是村上唯一的“地主子女”,没有任何理由可爭辩,也没有任何条件可谈判。没有任何人告诉上海知青们住进的是谁家腾出的房子,但在迎接知青们进村的社员会上只告诉了知青们谁是村上的“贫下中农”,谁又是村上的“地主分子”或“地主子女”。
        为了让知青们更清淅的认清“阶级敌人”的真实面目,九源村随即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召开了全队“斗地主”大会。
        “摇炉松光”把九源的祠堂照得通明,地主饶玉倌被押进了祠堂,棍棒相加间,他的儿子饶明芳和芦家的芒仂,同样也以“地主子女”的身份参加了陪斗。在上海看惯和斗惯了“走资派”、“臭老九”的我们,第一次在偏僻的江西农村看到了“地主”和“地主子女”的“险恶嘴脸”。但跪在人群中央的“地主” 和 “地主子女”的面孔上却是一脸的无辜与善良。
         芒仂是村里的生产能手,扶犁打耙,育种插秧,放水看田样样精通。可是,芒仂干着比别人更多的农活,干着比别人更精的农活,只是因为他死去的父亲曾经拥有过一百多亩的田地,芒仂当然的成了“地主子女”。从而也只能拿着比别人更少0.5分的工分。就是这0.5分,长期以来一直成为高悬在“地主子女”-芒仂头上的利剑;也就是这0.5分,让芒仂时刻牢记住,自己是人民的“罪人”。
         因为我们知青住的是芒仂家的屋子,自然要与芒仂为邻。打开屋后的厨房门,总可以看到芒仂老婆勤快的身影。为了避开众人的目光,芒仂总会从后门偷偷的在雨天给我们送些柴禾;偷偷的在节日里给我们送些粽子、送些米糖······。谨小慎微的芒仂,仅仅是为了不想让别人说“地主子女”在拉拢腐蚀知识青年,而被罪加一等。
         有一年,芦家的一个村妇,因不能忍受压制和歧视,悬梁自尽而轰动了全大队乃至全公社。人们在调查案件真相时,第一个就是把怀疑们目光落在了“地主子女”-芒仂的身上,无人不在捕捉“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在法理和公道的主持下,如坐针毯,惶惶不可终日的芒仂终于还是躲过了人命关天的一劫。几十年后,谈起此事芒仂依然恐惶在心:“因为这地主子女的枷锁,几乎要了我的命啊!”
        在一旁观望而倍受惊吓的我们,既无主持公道的能力,又无明辩是非的可能。只有在事后,看清了夹缝中生存的艰难,却更为自身前途而担忧。
         一九七四年,政府拨款为上海知青们建造了“知青屋”。我们住进了生产队所在地-九源从而离开了这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 我们也告别了被迫提供而腾出小屋的房东,一个善良老实的“地主子女”-芒仂。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上海知青们在聚会时才想起和提到芒仂时发现,大家白白的住了芒仂的房子,吃拿了芒仂家的许多,临了离开时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留下。
        一九七八年底,时任中央组织部长的胡耀邦冲破种种阻力,卸去了全部强加在“地富反坏右”头上的桎梏,为中国的“五类分子”摘帽平反。芒仂才从“地主子女”的阴影中解放出来,可怜的芒仂因此而获得了政治上的新生。
        “难忘那春风化雨,     滋润了大江南北。”
         由小岗村引发的中国农村的大改革,如一夜春风,也吹进了黎川的这个小 山村。时任联盟大队书记的黄奕仂敏锐的抓住了这个伟大的机遇,以实践检验真理的标准,大胆启用了芒仂,从生产队会计逐年提拨为生产队长。并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由黄奕仂亲任入党介绍人,芒仂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三十多年了,就这样,一个曾经被禁锢的“地主子女”跟着党,一路任劳任怨的带领大家建设着自己的美丽家园。
        五十年后, 上海知青重返第二故乡黎川。终于重又见到了届已让贤退休的耄耋老人-芒仂,这个曾经的“房东”、“邻居”、“师长”和“阶级敌人”。
        我们曾经无奈的看着芒仂被陪批斗,也曾经坐在餐桌上吃着芒仂家的杀猪饭;我们曾经怀着戒备的心听芒仂逗笑,也曾经诚恳的向芒仂学习每一样田里的农活。他既是我们的“异己”又是我们的朋友;既是队里的“另类”又是大家共同的伙伴。
         再又见到芒仂,手拉着手,一个个往日的旧事不堪回首,却又重上心头。芒仂已一改过去的惊魂未定,谈笑风生间,充满着对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感恩。“没有改革开放,当真没有我今朝的芒仂啊!”谈笑间,这也是芒仂掛在嘴边说得最多最真切的一句话。
        再又见到芒幼,手拉着手,发自内心的想请芒仂原谅我们少年时的无知与无奈。衷心的希望芒仂更多的享受来自不易的幸福晚年。
        告别这位我们人生路途中遇到的兄长,拉着芒仂的手,芒仂家的那间柒黑的小屋再现眼前,我们终于说出了存在心中近四十年的一声“谢谢!”
        新生的芒仂,从一个地主子女,真正成为了黎川的儿子。
            
                                    2019.08
                                       于黎川
    
 
2005年,上海知青回江西,芒仂(左一)依然心存余悸地坐在一边。
 
今年,村上老表的合影。前排左二为芒仂。


    网友评论

    相关内容

    上一篇:我又想起“南燕北鹰”……
    下一篇:大连知青六姐妹救火受伤,48年后宽甸县送来荣誉证书和大红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
    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