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辰光

老辰光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作 > 写作 >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撤销内幕--兵团撤销后军人去了何方?⑴

时间:2018-10-10来源:老知青家园 作者:纪道庄 王路通 点击:
再过一个月零几天,就是2月25日,这一天正好是咱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正式撤销33周年,是我们现役军人和荒友值得关心和怀念的日子。 在兵团网站,有很多荒友在关心地问:兵团撤销后,现役军人哪里去了?为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据已知情况作如下回忆。 兵团与总
      再过一个月零几天,就是2月25日,这一天正好是咱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正式撤销33周年,是我们现役军人和荒友值得关心和怀念的日子。
 
      在兵团网站,有很多荒友在关心地问:“兵团撤销后,现役军人哪里去了?”为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据已知情况作如下回忆。 

 

      兵团与总局正式交接
 
      跨入七十年代后,随着中苏关系和中苏边境的紧张形势趋于缓和,加上一个省存在两个农场管理机构而相互重叠的矛盾日益突出,不利于省委的一元化领导。因此,1975年10月30日,中共黑龙江省委、黑龙江省革委会、中共黑龙江省军区委员会在征得沈阳军区党委同意后,向中央提出了《关于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改变生产建设兵团体制的请示报告》。同年12月27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了这个报告。
 
      1976年2月25日,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在佳木斯兵团俱乐部召开大会,宣布正式成立,同时宣告兵团撤销。

 
处佳木斯的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司令部
 
      农场总局成立那天,由省委任命黑龙江省党委常委、鸡西市委书记孙子源,担任总局党委书记兼局长。
 
      兵团的任茂如政委,颜文斌副司令和刘竹轩、王统、臧公盛、屈太仁副司令员,蒲更生、李子文副政委,张忠志参谋长,段景岳主任及后勤部长赵宝全等出席交接大会,在主席台前左面就坐。
 
      主席台中间坐着省委副书记张林池。在他的右手边就坐的有,孙子源,王桂林,王正林,于志远,刘文举,唐继红等总局班子成员。
 
      会场下面座无虚席。出席大会的有兵团机关所有的现役军人及在机关的非现役的机关干部。
 
      省委副书记张林池首先在大会宣读了《中共中央关于撤销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报告》和省委关于总局领导干部的任命书。
 
      兵团党委书记任茂如政委,代表兵团党委和兵团领导班子及三千多现役军人,在大会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
 
      任茂如政委用浓浓的江苏话清晰而简短地讲话。他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在1968年6月18日的亲自批示下成立和组建的。在这八年当中,我们兵团党委率领三千多现役军人和近五十万知青及百万农场职工,艰苦奋斗,不怕牺牲,流血流汗,努力完成了党中央赋予我们的‘屯垦戍边,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伟大的历史使命。今天兵团撤销,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是党中央的英明决策。我代表兵团党委完全拥护和坚决执行。我们看到新组建总局党委的领导班子,朝气蓬勃,积极向上,今后一定会在这块黑土地上创造出更辉煌的成就,画出最新最美的宏图大业。”(鼓掌)
 
      孙子源书记代表总局党委在大会上发言(摘要):兵团的现役军人在八年当中,充分发扬了解放军的不怕死、不怕苦的优良传统,通过艰苦奋斗,出色地完成了党和人民赋予的“屯垦戌边”的光荣使命。今天他们要按中央军委的批示精神,有的同志要回原部队工作了,有的同志就地脱军装留在农场总局。走的我们欢送,留下来的我们欢迎。(鼓掌)如果现役军人家属暂时走不了的,我们绝对做到和从前一样,让他们享受同样的福利待遇,绝对不做“人一走茶就凉” 。(现役军人热烈鼓掌)
 
      交接大会开得隆重而热烈,两个小时,大会圆满地结束了。人们怀揣着各种各样的复杂心情离开了会场。
 
      第二天,由总局办公室找木工房的工人,连夜加工出一块高四米、宽半米、近十厘米厚的整块红松木板做成的大牌匾。牌子上白底黑字,写着: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十个大字十分醒目,高高地挂在机关办公楼前。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块牌子挂上的第二天夜里就被人给偷走了。当时总局的领导怀疑是兵团的人出于对总局的报复所干的,最后一查是地方的人干的。偷牌匾的人家做大衣柜,因缺少木材瞄上了它。趁天黑,人不知鬼不觉地给“顺”走了。
 
      第二天,总局领导只得重新又做了一块牌匾。 
 
      贯彻中央精神走了样
 
      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关于撤销黑龙江兵团的文件中是这样明确的:撤销后的兵团现役军人,军师级干部由军委和总政治部及沈阳军区统一安置,团以下干部原则上愿意回原部队的,回原部队继续服役或转业安置,愿意就地脱军装留下的,由农场总局妥善安置。
 
      在中央文件已批复、未向下传达之前这段时间,沈阳军区相当一级的某领导,到北京找到了当时主持军委工作的某领导(陈锡联——本网注)(叶帅已退居二线)。心怀叵测地对老领导说:“兵团撤销了,那些原来在军区的人就要回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呀,让他们就地留那儿吧?”那位首长点头称是。说:“军师级干部由总政和军区分配安置,团以下干部都就地脱军装,统统留在那里吧。”
 
      沈阳军区的某领导,把这一句话当成圣旨,马上给沈阳军区打电话,说老首长有新指示,兵团的团以下干部就地脱军装,军区各部队一律不准接收。
 
      当时,沈阳军区肖全夫副司令员,正要和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楚农田及军区干部部李光云副部长,一起乘飞机去哈尔滨,向兵团传达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关于兵团撤销和现役军人安置的文件。肖全夫副司令一听,心想,这不是违背中央的精神吗?我去了不是找挨骂吗。他告诉秘书,把飞机票给退了。
 
      最后,只好由楚农田副主任和李副部长两人,带着秘书和警卫员来到兵团,向兵团团以上干部传达中央文件。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日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