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个让特朗普满心满意的女人与一个更保守的美国

已有 66 次阅读2020-9-27 17:04 |系统分类:时政

一个让特朗普满心满意的女人与一个更保守的美国

可以肯定的是,围绕这位让特朗普赞不绝口的女性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当地时间9月26日,美国白宫的玫瑰园被多面巨幅国旗点缀。

1993年,联邦最高法院前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在这里获得时任总统克林顿的提名。27年后,现任总统特朗普把这里变成了保守主义的乐土——当天,他在这里正式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接替9月18日刚刚去世的金斯伯格。

提名现场。

作为一名女性,巴雷特几乎有令人羡慕的一切:体贴的丈夫、美满的家庭、成功的事业、总统的垂青……

而作为一名大法官,巴雷特却让几家欢喜几家愁:共和党人欢欣鼓舞,民主党人誓言阻击……

巴雷特能让特朗普美梦成真吗?可以肯定的是,围绕这位让特朗普赞不绝口的女性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特朗普最好的选择

“卓越才智”、“对宪法的忠诚”、“我国最杰出的法律人才之一”,特朗普在当天宣布提名时如此描述巴雷特,“你非常适合这份工作”,“你会很棒的。”

尽管曾因歧视女性言论而受到批评,但特朗普当天的溢美之词应该非常真诚。因为这位现年48岁的女性,的确是他当下最好的选择。

幸福的巴雷特一家,其中两名肤色较暗者系其领养。

自传奇般的前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加速提名新的人选就成为特朗普的当务之急。

但这并不容易。

这个人选,要有近乎完美的人设,以免被政敌刁难;提名时间还要从速,以赶在大选前完成人事布局。

特朗普有多着急?金斯伯格的悼念仪式25日刚结束,26日他就宣布了提名。

特朗普有多满意?与巴雷特交谈完毕后,特朗普直接取消了与另一位呼声很高的人选的面试。

巴雷特优势的确明显。

首先,正值壮年的巴雷特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且家庭生活和睦,育有七个孩子,其中两个还是由她从海地领养(政治正确啊…)。这样的家庭生活与美国传统的价值观高度契合,再加上女性的身份和领养的记录,着实让一般的美国人难以抗拒其魅力。

其次,巴雷特学术背景与工作经验丰富,资历相当亮眼。1997年,她获得圣母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并曾在学校任教。之后,巴雷特还先后就职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和美国最高法院,并曾任已故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的书记员。2017年,巴雷特被特朗普任命为第七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再次,巴雷特不加掩饰的保守立场令其受到共和党主流青睐,尤其是在拥枪、堕胎和移民等当下美国社会的热点议题上,多次为特朗普的争议政策进行辩护。实际上,早在2018年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退休后,候选名单上就有巴雷特的名字。

更重要的是,人家虽然立场鲜明,却还很会讲话。

在当天的发言里,巴雷特盛赞前任金斯伯格的杰出、伟大与哀荣,是全球女性的楷模,表示自己会时刻铭记她,哪怕自己已经实质上表明不赞同前任的一些做法和观点。

一家人在巴雷特获得提名仪式上。

这样的完美人设,你让民主党人怎么去口诛笔伐?攻击人家的政治立场,那只能让保守派政客与民众更加团结一致。

“双标”出口转内销

显然,直接瞄准巴雷特是不明智的,而共和党确实有软肋。

2016年2月,距当年美国大选还有9个月时(注意这个时长),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因病去世。时任总统奥巴马意图提名自由派大法官接任,但遭到以麦康奈尔(注意这个人物)为代表的共和党人以“提名距离大选太近”为由进行的阻挠,最后不了了之。

根据美国法律,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的提名权由总统掌握,其能否上任则取决于参议院是否同意。同时,由于最高法院是美国一系列法律问题的最终仲裁者,其裁决既能够对美国政治社会的方方面面产生深远影响,也能在总统选举陷入僵局时左右胜负。

因此,当奥巴马意图趁机改变最高法院内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力量对比时,就遭到共和党的坚决反对。作为一名颇为在意脸面与声誉的总统,奥巴马最后选择了妥协,把这项权力留给了特朗普。

但事实表明,在政治利益面前,美国政坛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君子协定。

金斯伯格去世之时,离今年大选只有短短1个半月。但几小时后,特朗普即要求尽快填补空缺,麦康奈尔则随后宣布,他将确保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在今年能在参议院举行听证会和投票。

麦康奈尔: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等等,“提名距离大选太近”的理由呢?美国政客看来记性是真的不好啊,“双标”也能出口转内销……

对此,民主党人虽愤怒至极,却没有多好的办法,只能想办法尽量拖延,最好拖至11月大选后参议院力量对比出现变化后。

因此,民主党前天宣布将于29日在众议院推出名为《最高法院任期限制与定期任命》的法案,法案将提出,把美国最高法院法官的任期从目前的终身任期改为18年,并限制每位总统每四年任期内只可任命两名法官。

由于特朗普在任内已经任命过两位法官,民主党人此举显然是给特朗普“量身定做”。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事实表明,当共和党真的就“双标”了时,在参议院是少数派的民主党只能隔空打打嘴仗。

但民主党也是活该,谁让佩洛西曾经放言“美丽的风景线”呢?

保守与衰退

无论从哪一点看,民主党阻击巴雷特的胜率都是有限的。

但放长远看,巴雷特进入最高法院非但不是纷争的结束,反而更像是美国社会撕裂长期化的开始。

第一, 党争利益面前,一切皆是虚妄。

民主党在参议院有47席。要想阻止巴雷特,必须额外争取4席,才能形成51:49的票数优势。然而,被民主党寄予厚望的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却在日前“叛变革命”。

罗姆尼素来与特朗普不对付,是共和党内具有一定号召力的反特朗普人物。无论是直接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还是批评特朗普种族政策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浪潮,罗姆尼都站在特朗普的对立面。

但是,在涉及党派利益的问题上,罗姆尼最终表态支持特朗普在大选前任命大法官,使民主党的希望基本破灭。

第二,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将空前保守化。

金斯伯格去世前,最高法院内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对比是4:4,另有1人基本中立。巴雷特就任后,力量对比的平衡就此打破,甚至可能滑向3:6。美国政治观察家称,这是自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保守气息最浓厚的最高法院。

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是美国社会一些重大问题的“战场”,包括性别平权、种族歧视、堕胎、控枪及医疗保险等热点问题。联邦法院的裁决,往往对这些社会议题的走向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再加上大法官的终身制,这样的力量格局将大大利于保守主义在美国社会的增长。

第三,最高法院政治化难以避免,司法独立性将遭进一步侵蚀。

三权分立曾被美国建国元勋们视为政治体系稳固的基石,司法权在其中的制衡作用至关重要。如今,移民、控枪、堕胎等问题无一例外地深刻影响着美国政治走向,而巴雷特在这些问题上的保守性无以复加,再加上特朗普的“知遇之恩”和政坛“投桃报李”的传统,谁能说最高法院还能超然独立于纷争之外呢?

蓬佩奥等美国政客可以对此装聋作哑,但弗朗西斯·福山等美国学者非常清楚——这,是美式民主的衰退。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撰稿 杨一帆

来源:新民晚报


巴雷特是谁?美国大法官提名之争白热化

(图片说明:这是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楼。来源:新华社)

金斯伯格去世造成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补缺之争,已进入最后的决战阶段。9月26日,总统特朗普提名70后的艾米·科尼·巴雷特接替金斯伯格,出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新的大法官。剧情正按照特朗普总统的意图和设计一步步推进,结局将会如何。

美国三权分立,最高法院大法官举足轻重

美国实行三权分立,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最高级别的联邦法院,与总统、国会三足鼎立。根据1789年美国宪法第三条规定,联邦最高法院对美国所有联邦法院、州法院和涉及联邦法律问题的诉讼案件,拥有最终(且在很大程度上是有斟酌决定权的)上诉管辖权,并对小范围和特殊案件具有初审管辖权,其权力和特殊重要性由此可想而知。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根据美国《宪法》于1789年批准成立。联邦最高法院通常由1位首席大法官和8位大法官组成。法官均由美国总统提名,并需在美国参议院投票多数通过后方可任命。一旦获参议院确认,法官即享有终身任期,他们就无需再服从其原先的政党、总统、参议院的意志来审判。

美国大法官可以一直保留他们的职位,直到去世、辞职、退休或被美国国会众议院弹劾并被参议院定罪;迄今为止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尚未出现被罢免的情况。大法官必定具备朝野两党之一的深厚政治背景,即便两党中一党有意将其罢免,也因另一党掌控参议院或众议院,而难以通过罢免程序。

特朗普飞来横运,总统提名机会可遇不可求

美国最高法院在正常情况下实行单数制,以确保案件审理判决的最终裁决。对总统和两党而言,从来都希望提名自己的大法官,以便获得最高法院的裁决权或话语权,但总统提名大法官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特朗普在其第一任内已提名两任大法官,也因此使美国最高法院的天平向其倾斜。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实行严格的一人一票制,首席大法官有案件审判的引导和协调权,但最终裁定仍需严格依据大法官的个人投票决定。尽管9位大法官在宣示就任时都必须承诺信守美国宪法精神,秉持独立和公正立场,但依据他们原来的党派政治倾向主张,这些大法官被分为保守派和自由派,自由派倾向民主党,保守派倾向共和党。金斯伯格在世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被认为5名为保守派,4名为自由派。民主党虽呈弱势,但依然有很大的裁决话语权。

金斯伯格是继桑德拉·戴·奥康纳之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也是首位美国犹太裔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在世时对特朗普总统始终颇有微词,也招致特朗普的反感。金斯伯格的去世给了特朗普宝贵的提名机会,从而有望将最高法院的保守派与自由派势力之比调整为6:3。

金斯伯格去世次日,特朗普就迫不及待表示要重新提名一位大法官,而且很可能也是位杰出女性。拜登和民主党人对此坚决反对,要求大选后,由新总统提名新的大法官。特朗普显然不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良机,一定要赶在今年美国选情复杂微妙之际,提名自己属意的大法官,以便对大选结果可能出现的争议和最终裁决,甚至其败选后可能面临的政治命运,做出有利他的裁决。

共和党把持参议院,全力支持特朗普提名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并代表共和党势力牢牢地掌控着美国参议院。他力主特朗普抢在美国大选之前,尽快任命新的大法官,并为此大开绿灯。拜登和民主党人虽竭力反对,民主党领袖、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甚至威胁要弹劾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但民主党人在提名和任命大法官中并不掌握决定权,因此反对归反对,特朗普想怎么做还是能怎么做。

本世纪以来,美国政治、社会、民意不断分裂分化,在一系列问题上争斗激烈,朝野两党争斗更是持续加剧,一些棘手问题的官司最终到了联邦最高法院手中。最高法院就有了更大决定权,9名大法官的裁决既塑造了美国一系列重要的公共政策,也在枪支管制、投票权、同性婚姻、堕胎和竞选资金等争议问题上做出重大裁决。近年来,美国最高法院已将同性婚姻扩至全美50个州,并允许特朗普总统对主要穆斯林国家的旅行实施禁令,甚至通过裁决推迟美国削减碳排放的计划。

9月26日,特朗普总统终于出牌,他提名受保守派们属意的艾米·科尼·巴雷特接替金斯伯格,出任美国最高法院新的大法官。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发表演讲时,形容现年48岁的巴雷特是位“成就无比的女人”,是美国“杰出的学者和法官”,对美国宪法“忠心不屈”。

(图片说明:当地时间9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受保守派青睐的艾米·科尼·巴雷特接替金斯伯格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来源:央视网)

巴雷特与特朗普主张趋同,特朗普早已看中

巴雷特1972年1月28日出生在美国南部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是其父母7个子女中的长女,她有五个姐妹,一个兄弟。其父迈克尔·康尼曾是壳牌石油公司的律师,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

巴雷特在新奥尔良城郊的梅泰里地区长大,1990年毕业于圣玛利多明我会高中。随后在田纳西州孟菲斯的罗德学院学习了英语文学,1994年以优异成绩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加入了斐陶斐荣誉学会。之后,巴雷特在圣母大学法学院就读,获得了全额奖学金。她曾担任《圣母大学法学评论》的执行编辑。1997年以最优异成绩毕业于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法学院并获得法律博士学位,毕业后先为已故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担任书记员,2017年就被特朗普总统提名为芝加哥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巴雷特作为法官,已有过利于特朗普强硬移民政策的裁决,并表达了赞成扩大枪支权利的观点,她在美国拥枪、反移民和堕胎等议题上表现出明显的保守派立场态度,而其立场正是特朗普一直主张和竭力鼓吹的。

美国共和党人和保守派们希望巴雷特能在就任后,推翻奥巴马总统竭力推动的医改方案。但一些舆论担心,如果美国最高法院顺从特朗普的主张,最终推翻奥巴马任期内推出的《可负担医疗法案》(ACA),大约2000万美国人可能会失去医疗保险。

拜登在巴雷特获得提名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他已重点关注这个问题,称巴雷特法官有反对ACA的“书面记录”,认为其主张保守,不符合提名条件。巴雷特法官在获得特朗普提名后表示:“法官不是政策制定者,而必须坚决搁置他们可能持有的任何政策观点”。

民主党人试图阻遏,但无奈不掌实权

可以预料,特朗普总统和美国参议院将很快推动对巴雷特的听证和任命程序。据报道,白宫已开始与共和党参议院办公室联系,安排与被提名人会面;然后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将对被提名人进行询问谈话,该委员会由22名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组成,他们将一起或分别与巴雷特谈话。参议院询问谈话通常3至5天,司法委员会成员随后将投票决定是否将巴雷特提名提交参议院投票表决。如果他们认为可以这样做,则参议院100名参议员将投票确认或拒绝巴雷特的提名。

目前共和党在100人的参议院中拥有53名参议员的微弱多数,其中两名之前表示反对特朗普在大选前急于提名新的大法官,但即便除去这两名共和党参议员的赞成票,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也极有可能以险胜方式推动巴雷特提名获得通过,因为参议院只需51票的简单多数即可确认巴雷特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除非出人意料,否则民主党人几乎没有程序性选择来阻止巴雷特的出任。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肯定了巴雷特法官的提名,称特朗普总统做出了“不可能比这更好的决定”。如果巴雷特最终获得提名通过,被认为不仅是特朗普的胜利,而且是共和党进一步掌控美国最高法院的一大胜利,但拜登将特朗普和美国参议院共和党人的做法斥责为“滥用职权”。

(资料图片:美国总统特朗普(中)与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左)。来源:视觉中国)

女性凤毛麟角,美国最高法院男性统治

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迄今231年历史上,共任命了114位大法官,其中108人是白人,110人(占96.5%)是男性,只有不到5.3%的大法官是女性或少数族裔。迄今获任的女性大法官仅4名。

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长期来一直都是男性把持,直到1981年最高法院法官才有女性大法官。时任总统里根在竞选及上任后都承诺,其任上在美国最高法院要任命一名女性大法官,他在任职第一年就任命了桑德拉·戴·奥康纳。在此之前,哈里·杜鲁门总统曾考虑提名一位女性大法官,但当时的男性大法官们一致表示,如果总统这样做,他们“将禁止法庭的审议会议”,杜鲁门只得作罢。

里根之后,来自民主党的总统克林顿于1993年提名金斯伯格为美国最高法院的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之后,同样来自民主党的总统奥巴马又在2009和2010年先后任命了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埃琳娜·卡根两位女性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两位自由派目前都仍在任上。

美国大法官的特色:犹太裔人多、耶鲁哈佛多

从美国大法官履历看,两大现象值得关注,其一是之前任命的大法官基本都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院,但巴雷特的获任将改变这一格局;其二是美籍犹太裔大法官较多。美国从未有过犹太裔总统,但是有8位犹太裔法官坐在了最高法院宝座上,包括金斯伯格和现任的卡根、斯蒂芬·布雷耶。美国最高法院成立之初,几乎完全由新教徒组成,这被认为与美国大多数人口都不是天主教徒有关。犹太裔人担任大法官纯属例外。在宗教角度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迄今从无穆斯林大法官。

大法官从总统提名到正式获任,经历时间最短的是62天,最长的是99天,一般在80天左右。但如今距离美国大选仅剩36天。或许,特朗普和巴雷特将携手创下新纪录。

(作者黎里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作者:黎里 来源:东方网·东方智库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