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涉黑团伙获利超40亿,背后有26把“保护伞”

已有 108 次阅读2020-1-21 05:59 |系统分类:时政

涉黑团伙获利超40亿,背后有26把“保护伞”

庭审现场

1月20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扫黑打伞除恶务尽》一文披露了浙江26名公职人员充当“黑老大”虞关荣“保护伞”的细节:

其一、江滨国际KTV降格处理案,是专案组撕开虞关荣“保护网”的关键节点;

其二、浙江省委书记车俊作出批示,要求依法查办,除恶务尽;

其三、浙江省纪委监委提级办理、异地留置。整个“拔伞”工作共在4地设置7个办案点,办案规模最大的时候,同时有20多个办案单位参与,人员达500余人。

政知道注意到,虞关荣案由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是浙江省近年来查处“保护伞”规模最大、时间跨度最长、涉及面最广的案件。

非法持枪

“黑老大”虞关荣早年犯流氓罪,1997年刑满释放,2000年后逐步涉足混凝土行业,甚至一度垄断了浙江杭州滨江区混凝土市场价格。

此后,虞关荣更是称霸了滨江工程项目,从土方、市政绿化到土建工程,无一不有他的身影。

2018年5月,虞关荣及其团成员伙被捕。

2019年12月30日,以虞关荣为首的66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获刑。其中,虞关荣涉26罪,被判无期。

法院查明的情况,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以黑护商”“以商养黑”:

有组织地实施走私枪支2支、非法买卖枪支1支、非法持有枪支2支;实施寻衅滋事66起;实施强迫交易22起;实施串通投标21起;实施非法拘禁10起;实施敲诈勒索和开设赌场各8起;实施聚众斗殴7起;

实施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等违法犯罪行为达29起;

涉案金额达40余亿元,造成14人轻伤、8人轻微伤等严重后果;

同时查明,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为其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提供庇护,共计行贿42起,合计700余万元。

省委书记作批示

有“黑”必有“伞”,有“伞”必被打。

2018年7月13日,浙江省公安厅向省纪委监委移交了虞关荣涉黑案件涉及的“保护伞”问题线索。浙江省委书记车俊作出批示,要求依法查办,除恶务尽,确保案件质量。

政知君注意到,江滨国际KTV降格处理案,是专案组撕开虞关荣“保护网”的关键节点。

2011年5月7日,虞关荣团伙骨干成员吴才龙在杭州市江滨国际KTV消费签单未果后,指使手下在江滨国际KTV打砸。当时打砸场面惨烈,报案时涉案金额达10余万元。然而,最后的处理结果却出人意料:损害物品价值被认定为1580元,寻衅滋事案件被降格为普通治安案件,吴才龙等人成功逃避刑事追究。

专案组调查发现,时任杭州市滨江区高新派出所副所长的沈伟是办理此案的具体人员;时任滨江区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刑侦大队大队长田少华,时任浦沿街道党工委书记徐杰,时任滨江区高新派出所所长王敏铖均有打招呼说情等情况;杭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时任滨江区公安分局局长的朱伟静也表示可从轻处理。通过对此案的深挖,专案组一下子拔出背后5把“保护伞”。

朱伟静从1998年起,他就担任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局长,前后长达14年。2012年他调任杭州市公安局,之后又一直在这里担任领导职务。

此后,虞关荣背后的26把“保护伞”被连根拔起,整个“拔伞”工作共在4地设置7个办案点,办案规模最大的时候,同时有20多个办案单位参与,人员达500余人。

值得一说的是,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原局长凌军不仅是虞关荣涉黑团伙的“保护伞”,还参与过对该团伙的收网行动。

凌军1967年12月生,浙江杭州人,1987年开始一直在公安系统工作。曾任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区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政委,淳安县公安局局长。2016年底,他履新杭州市滨江区委常委,公安局局长。

抓捕现场

2018年5月,警方出动近500名警力共抓获虞关荣在内的团伙成员33名。缴获一批违禁品,扣押大量资金、物品等涉案财产。

当时的消息称,警方共抓获虞关荣在内的团伙成员33名,缴获一批违禁品,扣押大量资金、物品等涉案财产。

在本次行动中,浙江省公安厅主要领导全场坐镇指挥,省公安厅、金华市公安局、杭州市公安局相关领导及有关警种负责人协同上阵。

26名“保护伞”同天获刑

庭审现场

政知道注意到,去年12月30日,虞关荣获刑的当天,其背后的26把“保护伞”也被判了。

9家法院的判决显示,该系列案件中的26名被告人分别收受以虞关荣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财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提供庇护,分别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徇私枉法罪。

杭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巡视员朱伟静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徇私枉法罪、受贿罪,获刑14年;

杭州市滨江区农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汪银海获刑11年6个月;

杭州市滨江区城市管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应国洪获刑1年;

杭州市滨江区委原常委、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区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凌军获刑7年;

杭州市东郊监狱原党委委员、副监狱长、副调研员钱妙法获刑6年;

杭州市滨江区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王慎非获刑6年;杭州市滨江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原调研员、智慧新天地建设指挥部原党组副书记、总指挥来国炎获刑5年6个月;

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原刑事审判庭庭长、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副调研员周金英获刑5年;

杭州市滨江区浦沿街道原党工委书记徐杰获刑5年。

此外,杭州市滨江区“三改一拆”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陈斌、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区分局法制大队原教导员陈轶洲等其余17名被告人,分别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徇私枉法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10年6个月到2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

资料 | 中国纪检监察报 浙江省纪委监委官网 中国新闻网等

校对 | 项战

源:政知道


将茅台酒灌可乐瓶里,“粮仓硕鼠”四年吃喝五百次

违纪违法问题通报

2019年12月30日,中央纪委对5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进行公开曝光,其中一起为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粮食收储公司原经理、党总支副书记高明华,党总支原书记许路生等人违规组织公款吃喝等问题。

经查,2014年至2018年12月期间,高明华、许路生等人经班子集体研究,授意财务人员以虚假列支等方式违规套取资金购买烟酒,累计达137.16万元。高明华、许路生等人违规公款大吃大喝,违规消费高档烟酒,在多家饭店吃喝545次,餐费金额累计达77.62万元。2014年至2018年每年春节前,高明华、许路生等人经班子集体研究,向公司中层以上干部违规发放土特产和烟酒等,共计价值9.3万元。2017年以来,高明华、许路生等人多次违规组织职工旅游,公款支付13.26万元。

2019年8月,高明华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被免去粮食收储公司经理职务;许路生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其他相关责任人受到相应处理。

●事件回顾

富阳区粮食收储公司是该区唯一一家承担政策性粮食收储业务的国有独资企业。根据该区国资委下发的《富阳区区属国有企业运营经费管理暂行办法》,粮食收储公司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所发生的业务招待等相关费用参照市场类企业执行。因此,该公司每年都有一定数额的业务招待费,用于区属国有企业正常经营管理。

然而,对于公司经理高明华等人来说,这笔资金用起来却感觉“捉襟见肘”。从2014年开始,高明华和其余4名班子成员及2名中层干部一起,欺上瞒下,顶风违纪,借公务接待之机大吃大喝、借单位福利之名发放土特产和烟酒、借外出考察之名公款旅游,涉案金额累计超过百万元,成为盘踞在粮食系统内的一窝“硕鼠”。

该公司各类接待繁多,违反公务接待管理规定,违规消费高档烟酒已成为家常便饭。在问及该公司提供什么品种的酒水时,高明华这样说道:“白酒主要是茅台、舍得等,请部门人员吃饭的时候,一般都将茅台酒灌在可乐瓶里,请省外业务单位吃饭直接就拿茅台酒出来招待。我们每个月大概要安排十二三桌饭,红酒要喝掉十几箱,茅台要喝掉两三瓶……”

据估算,该公司每年的业务招待费就高达40多万元。在党中央坚持不懈推动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落实、驰而不息纠治“四风”的大背景下,如何将这一笔笔高昂的费用“洗白”,并通过正规途径报销,高明华等人为此绞尽了脑汁。

最后,他们想到了巧立名目,改头换面套取资金,即通过食品、办公用品、装卸费、运输费等各种名目的发票列支日常购买的烟酒、土特产及餐费等。以“装卸费”为例,高明华等人的操作流程是这样的,办公室拿到烟酒商店、饭店的结算单后,由业务科做好虚假的出库凭证、预算并开具劳务发票,报财务科审核后,由经理与副经理联签联审,等资金到账后再去支付相关费用。

就这样,2014年至2018年,高明华等人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以虚假列支等方式违规套取资金用于列支日常购买的烟酒、土特产及餐费等,累计达137.16万元。

●查处经过

2019年1月,富阳区委第一巡察组在对粮食收储公司开展延伸巡察时发现,其存在虚开发票套取公款用于非经营性开支等问题。

很快,问题线索移送至富阳区纪委监委。同年2月,富阳区纪委监委成立核查组,对高明华、许路生等7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进行初核。

“掌握高明华等人的违纪违法事实的关键在于拿到其购买高档香烟、酒水的原始票据。”核查组的分析直指一个关键人物,即经手各类票据的该公司办公室主任章巨龙。

然而,和章巨龙的接触竟是一波三折。

2019年2月15日,在第一次与章巨龙谈话时,核查组顺利地从其手中拿到了150多张注明着“食品”“饮料”“矿泉水”等各种名目的票据,但这些票据中注明“烟酒”的却寥寥无几。

“难道他们套取公款只是为了购买食品、饮料?还用了这么多钱?”在结束与章巨龙的谈话后,核查组对票据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你们看,这几张票据虽然注明的时间是2015年,但看上去却非常新。”这个发现加重了大家的怀疑。

3天后,核查组再次找到章巨龙谈话。

“这些票据看上去不像是旧的,你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核查人员开门见山问道。

“这些票据都是假的,是我们年前去开的。”自知无法隐瞒,章巨龙交代了事情真相。

“为什么要开假的票据?”

“因为原来的票据上大部分都是酒水和香烟,饮料不太多。所以我们要求烟酒店给我们伪造一些票据,将时间分开写。”

“那真实的票据和你们平时领取烟酒、土特产的清单放在哪里了?”

“巡察组进驻之后,我就把这些原始凭证都销毁了。”

在经历了两次谈话后,核查组基本掌握了高明华等人以虚假列支等方式违规套取资金购买烟酒的基本事实。可是,原始票据被销毁让此案缺少了最为重要的证据。

没想到,1天后,章巨龙主动找到核查组。

“昨天我说原始凭证被销毁是不属实的,其实我都放在家里了。我回去考虑了一个晚上,感觉再这样欺骗下去是不行的。”章巨龙把所有的原始凭证以及一只存有相关人员领取烟酒、土特产清单的U盘交给了核查组。

2019年5月,富阳区纪委监委对该起案件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在事实和证据面前,高明华等人分别交代了全部违纪违法事实,涉案7人也分别受到相应处理。与此同时,该区商务局前后两名分管领导,因履行“一岗双责”不力问题,分别受到通报和诫勉处理。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