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梅姨”这幅二次画像刷屏 绘制者和发布者都给了说法

已有 75 次阅读2019-11-19 06:27 |系统分类:时政

“梅姨”这幅二次画像刷屏 绘制者和发布者都给了说法

近日,一幅“梅姨”的彩色画像在朋友圈刷屏,很多网友转发并留言,希望“梅姨”尽早落网。

但是,今天上午,“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信息表示,“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 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 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

很多人关心,那幅在朋友圈刷屏的“梅姨”二次画像,是怎么画出来的?

作者讲述绘制过程

2019年10月12日,认证为“广东省公安厅”的百家号发布了一篇《转发扩散! 涉及9起儿童拐卖案件的人贩子“梅姨”最新画像公布! 》的文章。

文章中称,“那个涉及9起拐卖儿童案件的‘梅姨’最新画像出来了! ”文章中公开发布了一张“梅姨”的黑白画像。 同时,文章中还介绍了“梅姨”犯罪团伙拐卖儿童的案件情况及梅姨的特征,并表示,这张画像和梅姨的相似度有90% ,希望大家转发扩散,帮助被拐儿童早日被找回。 至截稿时,记者查询发现,稿件并未进行修改或删除操作。 此外记者还发现,11月14日,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账号也发布了《“梅姨案”最新进展: 警方找到2名被拐儿童》一文,在发布的内容中,也公布了梅姨最新画像,并写到“专家已绘出涉案嫌疑人‘梅姨’的新画像,悬赏公告也已更新 ”。至发稿时,稿件同样未被修改或删除。

记者了解到,这张“梅姨”黑白画像的作者是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

61岁的林宇辉退休前是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的高级工程师,目前是天津津实司法鉴定中心高级专家,主要从事模拟画像。 林宇辉曾协助全国各地市公安机关破获一批重大刑事案件,模拟画像功力曾受到“华人神探”李昌钰的赏识。 2017年6月,林宇辉曾根据美国警方提供的三段模糊视频,绘出了章莹颖被害一案的凶手画像。

林宇辉向津云新闻记者讲述了“梅姨”黑白画像的由来。

2017年6月,广东增城警方曾向社会征集“梅姨”的线索,并附上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 林宇辉告诉记者,从后期警方掌握的情况看,“梅姨拐卖孩子的犯罪团伙落网了很多人,认识梅姨的人看过原来的画像说不像。 ”在这种情况下,广东的警方与他联系,针对梅姨的画像,重新再进行刻画。 2019年3月,他接受广东省增城公安局的邀请绘制“梅姨”新画像。

林宇辉介绍,今年3月5日,他前往紫金县,见到了和梅姨曾经同居过两年的一位60岁的老汉。 “警方找到了跟‘梅姨’曾经同居过的一个老者和老汉的女儿,大约有六十多岁,当时梅姨就在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她要有落脚的地方,她就落脚在老汉家里。 ”

林宇辉说,当时和老汉交流,他描述了“梅姨”的相貌特征,像大脸,鼻孔外露,挺丑的一个人。 毕竟同居过一段时间,老汉对“梅姨”的相貌特征观察得比较仔细,在描述的时候,说得比较干脆。 老汉对梅姨的表述很清楚,老汉的女儿也见过梅姨,她的讲述和老汉基本一致,根据老汉及女儿的描述,林宇辉用四五个小时完成了“梅姨”的新画像,并经老汉及女儿确认,表示相似度很高。

林宇辉表示,为犯罪嫌疑人画像,个人找他画像他不会画,因为这涉及刑事案件。

“彩色照片”其实是电脑制作

今天“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辟谣”文章则针对的是一张彩色“梅姨”照片。

对于这张彩色照片的由来,林宇辉向津云记者介绍,这张照片是一个电脑软件爱好者根据林宇辉绘制的“梅姨”黑白画像利用电脑制作的,且没有收取任何费用。

“这位电脑爱好者是出于提高‘梅姨’画像辨识度的角度免费制作的,觉得有些老百姓看不习惯黑白画像,制作成彩色照片的辨识度更高,更有利于寻找梅姨。 ”林宇辉对这幅彩色照片的相似度给予肯定,他认为,除了下巴有点夸张,和他绘制的黑白画像相似度很高。

同时,林宇辉认为,不论是黑白画像,还是彩色照片,画像的作用都是辅助性质的,不能作为证据,画像的相似度越高,对公安办案就越有利。

林宇辉介绍,这张彩色照片制作完成后,他转给了申军良,因申军良寻找申聪历时15年,非常艰难和辛苦,想给予他更多的帮助,同时,申军良也表示,他也想通过自己的朋友圈或网络媒介发布“梅姨”的更多线索,希望申聪和其他的被拐儿童尽快被找回。

CCSER回应:

系公益组织 转发只为了帮助受害家庭

今天“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辟谣”文章中的另一条信息指出,“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

对此,津云新闻记者采访了CCSER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发起人张永将,张永将表示,从来没有说过CCSER是个官方权威平台,该平台就是一个为帮助走失孩子回家建立起来的公益组织。

张永将介绍,CCSER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成立于2016年8月17日,是一家在北京市民政局登记注册的公益性社会组织,目的就是在走失孩子家庭、志愿者及公安部门之间搭建一个平台,帮助走失孩子回家,该平台有10万多志愿者,这些志愿者大多是孩子家长,目前,已经帮助了800多名孩子找回家人。

对于“梅姨”彩色照片在平台上发布的过程,张永将表示,这张照片是志愿者在后台发出来的,该平台此前发布过林宇辉绘制的“梅姨”黑白画像,看到这张彩色照片,觉得相似度很高,就进行了新的发布。

张永将表示,CCSER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发布“梅姨”的彩色照片只是为了尽快找到“梅姨”,让被拐的孩子早日回家。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津云


“梅姨”彩图刷屏图片从何而来
  “梅姨”的三版图片

  近日,有关人贩子“梅姨”的图片在朋友圈以及网络平台热传,图片中附有“梅姨”的头像图,以及“寻找梅姨”、“一起寻找梅姨的下落”等文字,并附有二维码,扫描会链接到“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以下简称CCSER平台)。11月18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曾发布消息称,“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
  11月18日,CCSER平台秘书长回应北京青年报记者称,发布这张图片是希望让大家能够关注彩色的“梅姨”画像,有线索及时举报,放二维码可以让大家将线索反馈给平台。画像专家林宇辉18日对北青报记者称,他在今年画成了黑白的“梅姨”画像,有热心人士看到黑白画像后,用电脑合成了蓝底的彩色“梅姨”画像,发给了被拐儿童家属。
  多张“梅姨”图片在网络热传
  涉及多起儿童拐卖案
  近日,有关“梅姨”的消息引发关注,一些自媒体发布了一张“梅姨”的素描画像,并称是最新版模拟画像,随即引发不少关注。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梅姨”之所以受到如此关注,是因为涉及多起儿童拐卖案。
  据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11月13日消息,2005年1月4日,事主于某1岁的儿子申某在增城沙庄街某出租屋内被两名男子抢走。案发后,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十多年来,专案组辗转广东、贵州、四川等多个省深入开展侦查工作,并于2016年3月抓获张某平等5名犯罪嫌疑人,成功破案。经审查,2003年至2005年期间,张某平等人在广州、惠州等地先后实施数宗拐卖儿童积案。2018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某平、周某平二人死刑,杨某平和刘某洪二人无期徒刑,陈某碧有期徒刑10年。
  据广州当地媒体此前报道,张某平交代,多起拐卖儿童案中,均通过一名人称“梅姨”的中间人完成交易。另据央视新闻2017年6月消息,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发布了一张“梅姨”的照片,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现年约65岁,身高1.5米,说粤语、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
  而在近日,多家自媒体再次转发了一张新版的“梅姨”黑白素描画像,画像中“梅姨”稍微胖一些。此外,还有一张彩色的“梅姨”头像,以及另一张带有文字的“梅姨”彩图也被大量转发。在刷屏的“梅姨”彩图中,包含了“梅姨”的彩色头像,头像旁配有文字称“寻找梅姨”、“你每一个微笑的动作,都有它的意义”、“共同关注身边的线索,一起寻找梅姨的下落”,并附有二维码。北青报记者扫描二维码,发现会链接到“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因为涉及拐卖儿童案件,不少人出于好心,所以在朋友圈以及网络平台中转发,希望大家能帮忙留意“梅姨”的线索。
  公安部称图片非官方发布
  平台回应希望找到线索
  就在带有文字的彩图热传后,11月18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消息称,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9名被拐儿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11月18日,CCSER负责人、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秘书长张永将对北青报记者回应称,CCSER是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hina’s Child Safety Emergency Response)的英文简称,确实不是官方平台,而是民间互助平台。成立至今的4年时间里,平台协助家庭找回了800余名孩子。张永将说,他曾经做过刑警,平台成立的初衷是希望能够在前期削减基层民警的工作量,利用民间互助的方式找回孩子,同时信息也会同步报给警方,配合警方工作。
  对于此次引发关注的“梅姨”图片,张永将说,发布这张图片是希望让大家能够关注彩色的画像,因为彩色照更加接近真人,如果有发现能及时举报,没想过会在朋友圈刷屏。张永将说,“到年底的时候,大家都希望能够找到梅姨,找到梅姨就有其他的线索,希望让这些家庭过个团圆年。”
  对于图片上加上了平台的二维码信息,张永将说,最初只是在小圈子里发了这张图片,加上二维码是觉得信息由平台发布,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有线索可以及时联系平台,通过平台也可以将信息反馈给被拐儿童家属以及警方。“如果真的想帮助家长和失踪的孩子,还是要更多关注这个人本身,我们平台是谁都无所谓。”张永将说。
  第二版素描图由林宇辉画成
  彩图为他人合成
  “梅姨”画像到底从何而来?北青报记者18日也联系了被拐儿童家属申军良以及画像专家。从2005年儿子被拐至今,申军良从未放弃寻找儿子申聪。据广州增城警方近日消息,今年以来,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刑侦部门组织广州、增城两级公安机关应用智慧新警务技术,不断缩小被拐儿童的查找范围。专案组先后奔赴全省各地对疑似对象逐一筛选摸排、调查走访,于近期找回其中两名被拐儿童,并组织家属认亲。
  但这两名孩子并不包括申聪,申军良对北青报记者称,在两名孩子被找回后,他无疑更加有了希望,但是同时也希望能找到“梅姨”的下落,以便找到包括他孩子在内的其他7名被拐儿童。申军良说,第二版“梅姨”的黑白像是由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画出来的。
  18日,林宇辉对北青报记者称,“因接触过‘梅姨’的人认为此前‘梅姨’画像不像,今年3月份的时候广州市增城区刑警大队邀请我第二次为‘梅姨’进行画像。”
  林宇辉说,在紫金县派出所,他通过与“梅姨”同居两年的当地老人及其女儿进行沟通,称其相貌与面目特征属于普通农村妇女的样态,“个子一米五几、体态较胖、脸比较大”。据悉,“梅姨”在紫金县某乡村与老人同居期间,绝口不提自己的真实姓名,“住个几天就走,过个几天又回来了”。同居老人的女儿因村里的一些议论,向父亲提议两人结婚,称“你要是跟她长期在一起,就跟她结婚,不然村里面人会一直风言风语”。林宇辉说,老人正式向“梅姨”提出结婚请求之后,老人的女儿跟“梅姨”索要身份证去民政部门拿结婚登记表,“梅姨”一口答应,称回家拿身份证,但就此一去不返,手机无法打通。
  针对网络上流传图片中的素描图与彩色图,林宇辉称这是热心人士看到黑白图后主动提供的帮助,“一个做电脑软件画像的人看到黑白画像,出于热心想帮助画像发挥更大的作用,彩色图做完后通过朋友转发给我。”当时,林宇辉觉得“梅姨”彩色版很贴近素描图就转发给了申军良,申军良转发至国内寻子相关平台后就此流传开来。
  但画像毕竟是根据他人描述而画成,公安部表示彩图并非官方发布。林宇辉提醒称,图片是一种参考,民众遇到与“梅姨”合成彩色像面貌相似的人不要立刻去报案,要根据体态、语言等信息进一步确认后再做决定。
  11月18日,对于目前网络上流传的“梅姨”画像,北青报记者多次联系广州增城警方,工作人员称如有消息会对外发布。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警方回复。
  文/本报记者郭琳琳实习记者许张超统筹/蒋朔
  对话
  申军良:梅姨确有其人后两张相似度更高
  针对这三张“梅姨”的模拟画像和公安部门发布的辟谣信息,被拐儿童申聪的父亲申军良详细介绍了寻找“梅姨”和为“梅姨”画像的经过,并对近日“梅姨”画像印发的传言进行了解释和回应。
  同时,他认为,目前网上出现了很多信息,其实就是大家在找“梅姨”的时候只关注了画像,而没有关注“梅姨”其他体貌特征和行动轨迹。
  梅姨是否真的存在?
  申军良:“梅姨”肯定存在,我有三点证据支撑。
  第一,广东省增城警方在2017就发布过“梅姨”的通缉令,“梅姨”第一张清瘦的画像也同时发布。
  第二,张维平等犯罪嫌疑人在接受庭审时,我是9个被拐家庭中唯一一个在庭审现场的,我亲耳听到,张维平等人在法庭上供述出了“梅姨”及其作案过程。后来我曾亲自去“梅姨”活动的地方进行过了解,张维平等人供述的内容与现场调查内容基本一致。
  第三,我在寻找“梅姨”的过程中接触了很多与她有过交往的人,我还找到了与“梅姨”长期同居的老汉,该老汉也确认了“梅姨”的身份。
  “梅姨”的照片各有什么来历?
  申军良:现在“梅姨”一共有三张照片。第一张的“梅姨”很消瘦,颧骨高。这张是广州警方于2017年6月公布的。
  第二张“梅姨”画像圆脸稍胖,是2019年3月底广州警方请林宇辉画出来的,画出来后,广州警方通过多个官方网络平台都有公布。
  第三张“梅姨”的彩色照片是11月9日中午12点林宇辉警官发给我的。
  林警官发给我的时候说:“小申,梅姨这张电脑画像是我找人做出来的,识别度更高。”于是,我就把这个彩色的画像发布到社交平台上和媒体朋友手上。
  所以说,第一张和第二张素描画像都是官方渠道发布过的,第三张彩色的并非官方渠道发的,是我个人发布的。
  如果找“梅姨”以哪张为准?
  申军良:三张照片都是模拟画像,第一张清瘦的,我在寻找“梅姨”的过程中发现,很多“梅姨”身边的人都说不像“梅姨”。于是,我找到林宇辉警官,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他当时还没有退休,不能以私人名义给我画,于是我找到广州警方,通过他们的协调,林宇辉警官去探访了与“梅姨”同居过的老汉和老汉的女儿,根据描述画出了第二张圆脸稍胖的“梅姨”画像。这张画像“梅姨”身边的人都说相似度达到了九成以上,甚至说“这就是梅姨”。
  第三张其实和第二张差不多,都是林宇辉所做,唯一的区别就是第三张是彩色的,更加逼真。所以我认为,第二张和第三张都更像“梅姨”。
  再介绍一下“梅姨”的体貌特征和行动轨迹?
  申军良:“梅姨”在2003年至2005年间长期居住在增城客运站附近的城丰村鸡公山街,平时以做红娘为生,今年65岁左右,身高一米五几,讲粤语和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惠州、紫金、韶关新丰活动(不排除她是新丰人)。感谢网友们的关注,希望大家在根据画像进行识别之外,也要关注其体貌特征。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张子渊 王雯雯


河南父亲死磕人贩梅姨15年:儿子一天没回来,我会一直找下去

“今天中午到现在,我的电话被打爆了。”42岁的河南周口人申军良的语气中透出疲惫和无奈。作为增城被拐的9名儿童案中的一个受害者家属,他寻子已经15年。申军良说,“人贩子‘梅姨’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有她同伙及她男友提供的证据。”

连续一个月来,人贩子“梅姨”的最新画像照片被大量转发,#记住梅姨的长相#上了微博热搜。

11月18日,出于对人贩子的痛恨,很多人在朋友圈转发了这条消息,希望嫌疑人早日被缉拿归案,与“梅姨”有关的多起儿童拐卖案件也再度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被拐儿童家人:“人贩子‘梅姨’是真实存在的”

11月18日上午11点19分,公安部刑侦局官博援引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博消息,称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ccser也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提醒大家不传谣、不信谣。

这两条微博相继发布后,再次引发社会巨大关注。

“今天中午到现在,我的电话被打爆了。”在广州回济南的火车上,42岁的河南周口人申军良的语气中透出疲惫和无奈。作为增城被拐的9名儿童案中的一个受害者家属,从2005年1月4日上午,刚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广州市增城区沙庄一间出租屋内被人抢走之后,他寻子已经15年,仍奔走在漫漫寻子路上。

申军良说,“人贩子‘梅姨’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有她同伙及她男友提供的证据。”

申军良

一个六旬老汉曾和梅姨同居两年多

在申聪被拐一案中,2016年3月,贵州籍的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张维平5人涉嫌参与此案,先后被警方抓获。

2016年10月19日,被告人周容平等5人涉嫌拐卖儿童罪一案在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对于被拐小孩申聪的下落,被告人张维平供述称,他当时在增城荔城街湘江中路的增城宾馆门前,把孩子卖给了在麻将馆认识的一个阿姨,对方是增城本地口音,当时年龄约50岁,中等身材。

被拐孩童和亲人的对比照片

“张维平提供的这个线索太模糊,但毕竟有了一线转机,我和其他被拐儿童的家属多次前往紫金。” 申军良说,2017年6月,警方对张维平的审讯获得突破,一名叫“梅姨”的女子从此浮出水面。“梅姨”即张维平向其转卖小孩申聪的下一手买家,这让申军良抱了很大希望。

申军良写给儿子的信

2017年6月,增城警方发布了一则公告,对一名绰号叫“梅姨”的女子征集线索。公告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现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警方公告中贴出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

“这是人贩子‘梅姨’画像的第一版。今年3月,广东增城警方和我联系,说找到了一个六旬老汉,他和梅姨同居了两年多,体态、相貌等描述比较准确,画了大约4个小时,第二版画像出来了,也得到了老汉认可。”被称为“神笔警探”的林宇辉表示,“画稿在我手里,给增城警方的是复印件,今年10月,申军良找到我,就把画像拍给他了,媒体就发了。”

申聪的两次画像

对此,申军良表示,“很多人以为梅姨是我找的林警官画的像,这是一个误解。”他说,不过在和林宇辉接触后,对方对他的寻子经历很同情,在他的央求下,也给他的儿子申聪画了一张模拟的长大后的画像,“2017年7月,林警官画了一张,第一幅靠近我的相貌多一些,感觉不太像。9月份,又画了一张,靠近我妻子的相貌多一些。”

“只要‘梅姨’一天没找到,儿子一天没回来,我就会一直找下去”

10月中旬,人贩子“梅姨”的新画像在不少媒体发布后,申军良很感动。

寻找孩子,追踪“梅姨”

“从28岁到42岁,将近15年,从未像近几天这么高兴过。从不知道人贩子跑哪去了到人贩子落网,又带出了8个孩子,将近15年,终于找回了两个,虽然我儿子还没找到,这个好消息,没有人能比我更加高兴。我知道这个消息时,当时兴奋得坐着也不行,站着也不行,不停地走路,在小区不停地转圈,整整在小区走了一个晚上,感恩社会各界对我们的关注。”申军良说。

“目标缩小了,就在广东河源紫金县,为了寻找申聪,我已经去了5趟,最多的时候在紫金县待了5个月。”申军良说。

10月28日凌晨1点4分,他在朋友圈说,“又是一个习以为常的失眠夜,将近15年的煎熬,倾尽了整个大家庭的所有,该到头了吧?”

寻找孩子的父母、家人

“只要‘梅姨’一天没找到,儿子一天没回来,我就会一直找下去。”申军良说,感谢社会各界对他的关注和支持,这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和力量,“现在两个孩子已经找回来了,希望借助全社会的力量,尽快找到‘梅姨’,找回被她贩卖的另外7个孩子,感恩不尽。”

申军良寻子15年、追踪“梅姨”的故事,郑报全媒体记者将做详细报道。

来源:郑州晚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