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土耳其搅叙利亚“棋局” 埃尔多安见普京喜忧参半

已有 46 次阅读2019-10-21 09:51 |系统分类:时政

土耳其搅叙利亚“棋局” 埃尔多安见普京喜忧参半

  埃尔多安。视觉中国 资料

  当地时间10月22日,在黑海度假胜地索契,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叙利亚局势举行会谈。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16日指出,埃尔多安此次访俄行程仅一天。

  10月7日,美军宣布撤离叙利亚东北部;9日,土耳其发动代号为“和平喷泉”的军事行动打击叙利亚库尔德人;13日,叙利亚政府军应库尔德人之邀开进北部共同“抵御侵略”;15日,俄军进入叙东北部重镇曼比季巡逻......一时间,叙利亚局势再次被“搅动”。

  10月17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与埃尔多安达成一份停火五天的协议,停火协议到期之际,正是俄土两国总统见面之时,两国领导人将如何“勾兑”、叙利亚局势将走向何方,备受关注。

  俄罗斯是叙利亚“棋局”上实力最强的玩家之一,在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结盟后,俄军自2015年起正式介入叙利亚内战。四年来,俄叙联军逐渐控制了叙利亚大部分领土。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月14日报道,俄外长拉夫罗夫当天公开表态说,“叙利亚战争确实结束了,已经进入重建阶段。”他同时表示,“唯一有些麻烦的是,仍有个别地区不受叙政府控制”。

  拉夫罗夫所指的,正是最新一轮风波的中心、此前由土耳其和美国控制的叙利亚东北部。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东北部地区撤出美军,为土耳其进行跨境军事行动“亮了绿灯”。面临土军威胁的库尔德人转向了俄叙联军,俄罗斯一时被视为“最大赢家”。不过,目前的事态对俄罗斯究竟是利是弊,各方看法大相径庭。

  俄罗斯中东专家安德烈·昂蒂科夫(Andrey Ontikov)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俄罗斯确实一直希望美军撤离叙利亚,莫斯科认为美国在叙的军事存在原本就不合法,但俄罗斯显然不愿意对此(美军撤离)高兴得太早;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是对叙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破坏,俄罗斯正试图在谈判桌上处理这一“现实”。

  昂蒂科夫称,俄罗斯想达成的叙利亚“现实”包含两点:一是克里姆林宫谈及叙利亚时的说法“叙利亚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必须得到尊重和维护”,另一个就是俄方积极推动建立的叙利亚宪法委员会。

  普京将为埃尔多安划定叙利亚红线?

  17日,经与美国副总统彭斯的数小时谈判,土耳其于周四(17日)晚间宣布,中断在叙利亚东北地区的军事行动5天,以让库尔德民兵——人民保护部队(YPG)有机会撤离。美土双方就土军队在叙利亚北部暂时停火和建立“安全区”问题达成协议。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7日回应称,希望从土耳其方面得到有关此次土美停火协议的更多信息。

  叙利亚总统政治与新闻顾问夏班17日接受采访时则表示,土美达成的停火协议是“含糊的”,其前景如何尚不明确。夏班说,所谓“安全区”是土耳其对叙利亚领土的占领,我们把我们国家内任何非法的外国存在都视作占领。

  土耳其针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开始前不久,埃尔多安9日在电话中与普京讨论了他的计划。克里姆林宫网站上9日发表的声明说,俄罗斯领导人“呼吁土耳其伙伴认真权衡局势,以免损害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整体努力”。

  访问沙特前夕,普京1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呼吁“一切非法外国军事存在都应撤离叙利亚”。“德国之声”分析称,普京其意所指不止是美国,也包括土耳其。

  另据克里姆林宫官网15日消息,埃尔多安15日晚间致电普京商讨叙利亚局势。普京在电话中邀请埃尔多安近期访俄,后者接受了邀请,随后双方披露会晤时间为22日。

  资深军事记者亚历山大·高茨(Александр Гольц)认为,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行动“使俄罗斯处于非常不舒服的位置”。他指出,在叙利亚的每一股势力,库尔德人、土耳其人和阿萨德政府都希望获得俄罗斯的支持,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利益互相矛盾”。

  叙利亚内乱持续了八年,俄土两国裹挟其中的利益天差地别。昂蒂科夫告诉澎湃新闻,俄罗斯想帮阿萨德收复所有领土,目标即赶出叙利亚境内的一切外国势力,尽快启动国家重建进程。在他看来,土耳其则是想趁着叙利亚战争“开疆拓土”,所谓“安全区”实际上是破坏叙利亚主权。不过,考虑到这是一场美土俄三方博弈,俄罗斯将在分歧中与土耳其寻求合作。

  “德国之声”14日报道称,如果把美土俄关系类比成拔河比赛,在美俄博弈加剧之际,土耳其无疑处于中间位置。在这场比赛中,俄罗斯将自己定位为比美国更务实、可预测的伙伴,S-400防空系统的出售和交付就是一个例子。另一方面,俄罗斯十分看重土耳其对叙利亚宪法委员会提供的支持。此前,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总统多次会晤,并于9月16日就叙利亚宪法委员会人员构成达成一致。

  不过,土耳其在叙北部采取军事行动违背了俄罗斯一贯要求维护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立场。尽管有着美国在绳子另一头“平衡”,莫斯科对土耳其“和平喷泉”可能产生的破坏力仍然保持警惕。

  美国宣布撤军后一天,土耳其宣布将进入叙利亚,克宫发言人佩斯科夫8日表态称,俄罗斯理解土耳其方面的安全关切,但同时为土耳其划出了多个“潜在红线”。佩斯科夫说:“克里姆林宫相信土耳其致力于确保叙利亚领土和主权完整这一前提,并理解叙利亚的领土完整是出发点。”他强调说,“希望土耳其在所有情况下都首先遵守这一规定。”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国际过程分析中心高级研究员马克西姆·萨科夫(Maxim Suchkov)8日撰文指出,在与像土耳其这样“难缠的对手”打交道时,俄罗斯学会了三件事。 首先,需要对土耳其感到敏感且重要的安全问题上表现出同理心; 第二,清楚地勾勒出自己的红线,并为在这些问题上的未来合作提供机会;第三,利用另一方美国犯下的错误,并利用这种对比来获得优势。

  萨科夫称,俄罗斯最关心的是叙利亚宪法委员会的未来,俄罗斯正在向土耳其传达一个信息,即其在叙利亚东北部的行动绝不能阻碍该委员会的进展。此外,土耳其的行动是否会加剧库尔德分离主义的趋势?关押在库尔德战俘营里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会不会逃之夭夭?这些问题也是俄罗斯的关切所在,将是俄土总统会谈的重点。

  判定“俄罗斯成最大赢家”为时过早

  曼比季位于叙利亚北部阿勒颇省东北部,美军从2017年开始在该地驻扎,一定程度上是为阻隔库尔德武装与土耳其军队。

  特朗普7日宣布撤军后,土方9日派遣地面部队进入这一地区,对库尔德武装发起打击。在俄罗斯的斡旋下,被美国盟友抛弃的库尔德人13日确认与叙利亚政府达成协议,叙军14日进入先前由库尔德武装控制的东北部,誓言捍卫主权。

  据美军发言人和俄国防部15日先后证实,美军已完全撤出曼比季,俄军士兵开始在曼比季外围巡逻。俄总统叙利亚问题特使亚历山大·拉夫连季耶夫称,俄军存在将避免叙利亚军队与土耳其军队交火。

  美国撤军后,“俄罗斯或成最大赢家”的论调一时间占据了西方媒体的头条。美国电视新闻网(CNN)9日报道称,土耳其从叙利亚“清除”库尔德人的行动给普京提供了一个扩大俄罗斯影响力的机会。《纽约时报》15日报道称,俄罗斯很乐于填补美军撤离后的空缺,这既让其成为中东的“权力掮客”,又可以谋求在叙利亚的军事优势。

  不过,多位俄罗斯军事专家不认同所谓这一判断。昂蒂科夫指出,“俄罗斯或成最大赢家”是西方媒体一贯喜欢的论调。但事实上,莫斯科对目前的叙利亚局势持谨慎态度。美军的撤离对俄罗斯而言确实是积极消息,但俄罗斯认为美方不会轻易让叙利亚东北部回归叙政府的控制。“历史表明,美国一直希望在叙利亚培养出分裂势力。”昂蒂科夫说。

  土耳其方面,俄土关系从2015年开始亲近,但土耳其并不愿意与西方传统盟友“翻脸”,俄罗斯则不得不在美土之间把握平衡。土美两国于8月同意在叙东北部建立一个“安全区”,土耳其9日在美国默许下对叙利亚边境动手,这些对俄罗斯而言都构成不确定性因素。新华社16日报道称,从土政府的一贯立场看,当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土将继续在俄美间寻求平衡,并利用这一局面获取更多筹码。

  高茨8日对“德国之声”说,叙利亚局势演变到今天,俄罗斯一定程度上自身有过失,因为莫斯科不能准确地指明在叙利亚的(俄罗斯)国家利益,因此只能不断斡旋,“既要(保全)阿萨德,也与土耳其人保持联系,同时不能坏了跟库尔德人的关系”。

  英国广播公司(BBC)15日援引其中东事务编辑伯温(Jeremy Bowen)的话说,叙利亚战争8年改变了中东势力版图,而美国宣布撤军,7天就改变了叙利亚战局,中东面临新的转折点。

  在莫斯科的官方表态中,“今天的叙利亚东北部局势依然紧张”。据塔斯社17日消息,佩斯科夫当天表示,克里姆林宫认为叙利亚境内、土耳其采取军事行动地区的局势依然紧张,俄总统普京将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这一问题进行讨论。

  俄罗斯外交部17日发表声明说,俄外长拉夫罗夫应邀与伊朗外长扎里夫通电话,双方表示愿促进叙利亚与土耳其、叙政府以及叙境内库尔德人代表进行对话。声明指出,俄伊双方表示将继续交换意见并协调阿斯塔纳进程3个担保国(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的行动,推进叙利亚问题解决,其中就包括为叙利亚宪法委员会的启动进行准备。

  “多年来,有一点很清楚,即决定叙利亚命运的是外国人,不是叙利亚人。”伯温写道。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刘惠



叙利亚:枪声并未沉寂,苦难还在延续

  叙利亚自2011年初爆发“颜色革命”,继而陷入全面内乱以来,这个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原本比较稳定的阿拉伯国家,就再也没有平静过。政局动荡不止,经济全面崩溃,城镇大多被毁,民众流离失所,难民数以百万,死伤不计其数。除了内部各种势力互相倾轧外,更有外部多国势力以各种名义和借口侵入渗透,在叙利亚争夺自己的势力范围,谋取自身利益,导致叙利亚这个国家在遭受着无穷无尽的苦难。

      叙利亚的战乱,既像有规律的季风,过一阵刮一阵,又如肆虐的飓风,说来就来,搅得中东地区和国际社会不得安宁。

  10月9日,土耳其军队趁着美军逐步撤离的空隙,在埃尔多尔总统的一声号令下,向长期来由库尔德武装据守、靠近土耳其的叙东北部地区的库尔德武装据点发起猛烈攻击。据最新报道,土耳其的越境军事行动已打死700多名库尔德武装人员,造成了数百名平民伤亡,导致近30万人流离失所。

  尽管安卡拉一直在设法为自己的大规模越境军事行动辩解,但国际社会纷纷予以谴责,要求土耳其立即停火。由于此次行动发生在埃尔多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两人通话后的第三天,且造成库尔德武装帮助囚禁和看管的大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恐怖分子逃脱,美国难辞其咎。不仅国际舆论广泛批评,美国的欧洲和中东盟国严重不满,美国国内共和、民主两党也都对特朗普的叙利亚政策和美军撤离行动大加挞伐,使正处在美国内政外交微妙之际的特朗普里外尴尬。

  特朗普显然不会也不能背这个黑锅。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特朗普迅即转变态度,对土耳其严加“问责和追责”,并转而改扮为调停者的角色,以避免国内外舆论进一步口诛笔伐。

  10月17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抵达安卡拉,在与埃尔多安进行了长达5小时的艰苦谈判后,达成了一份土耳其同意在叙境内停火120小时的美土调停协议。根据协议,土耳其暂停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但在叙北部沿土叙边界建立一个纵深约32公里的“安全区”,而库尔德武装和民众则在停火期间从“安全区”全部撤离。作为对土回报,美国将不对土施加新的经济制裁。

  停火几天来,土耳其与库尔德人的军事冲突在大面儿上停止了,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平民都在迅速撤离,但双方不时互相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安卡拉威胁说,如果库尔德武装和库尔德人不完全撤离“安全区”,土军将在22日晚上重新开始毁灭性打击。

  安卡拉的强硬并不出人意料。现在距离120小时的停火时间终结已经很快了,但局势看不出有实质性的缓和。如果仅仅是土军与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冲突,也许美国还能再次出面调停。现在的问题是叙利亚东北部的局势又增添了新的更加复杂的因素。

  对于完全撤离好不容易才争得并长期据守的叙东北部地区,库尔德武装无疑心有不甘。但土耳其军队人数众多、武器精良、作战经验丰富,失去美军庇护的库尔德武装显然不是土军的对手。为了自保,在土军发起进攻后,库尔德武装迅速与叙利亚政府军达成了和好协议,允许政府军开进原先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叙东北部地区,以共同对付土耳其军队。

  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约占叙利亚国土的三分之一,也是目前叙利亚政府军仅剩的大片未收复区,叙利亚军队进驻该地区,一方面属于自己的国土,名正言顺,另一方面也可以趁机让库尔德武装归顺,尽早收复叙利亚全境,因此叙利亚当局和政府军都乐得扮演这一角色。

  但土耳其不干了。10月19日,土耳其总统顾问阿克泰表示,支持库尔德武装的美军目前正在撤离该地区,如果叙利亚政府军将保护库尔德武装,土耳其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如果叙利亚政权为了保护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希望进入叙东北部重镇曼比季、艾因阿拉伯和卡梅什利,将被视为对土宣战,等待他们的将是对等回应;如果叙利亚政府军保证,可能给土耳其造成安全威胁的恐怖组织不出现在该地区,那么安卡拉可能改变立场,并评估提出的解决方案以处理该情况。

  但叙利亚政府显然不能容忍和接受土方的这一立场和态度。叙利亚战场的局势又变得更为复杂起来。土耳其的言行,再次证实了安卡拉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真实态度和目的:土方不仅仅要把库尔德人从靠近土耳其的叙东北部赶走驱散,而且决意要把库尔德武装赶尽杀绝。

  这样一来,等于土耳其将与叙利亚政府、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同时为敌,同时作战。倘若没有别的因素,土耳其依仗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可以取胜,但问题是叙利亚政府和政府军有更强大的靠山,那就是俄罗斯。

  俄罗斯是叙利亚的传统盟友,自叙利亚战乱以来,俄罗斯公开站在支持巴沙尔政权一边。如果没有俄罗斯的鼎力支持,叙利亚政府恐怕难以支撑到今天,叙利亚政府军也不可能收复三分之二的国土。如果土耳其与叙利亚政府军为敌,必须考虑俄罗斯这个因素。

  而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一向就比较微妙复杂,两国有矛盾,甚至有冤仇,但土耳其为了制约美国,近年来与俄罗斯的关系在不断改善,特别是土耳其不顾美国和北约一再警告,坚持购买并开始部署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显然,土耳其不想也不敢得罪俄罗斯,而俄罗斯也不愿为了叙利亚政府军和帮助美国的库尔德人,而与土耳其闹僵。俄土关系显得越紧密,美国会越不满,越紧张。

  视频截图: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反对土耳其军事行动(来源:央视)

  在目前的叙利亚局势下,舆论普遍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有了更大的调控和制约能力。如果俄罗斯应叙利亚政府的要求出面调停,会比美国的调停更有力度,也更有效,安卡拉将不得不退让。俄罗斯的巧妙之处还在于,俄军早已在叙东北部地区部署了自己的部队,这样既可绝对掌控当地战局,又可在必要时在土军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形成隔离,这对叙利亚政府军无疑是一种保护,对土军则是一种有力的牵制。

  战乱不息的叙利亚早已变成了多国势力的角逐之地。在叙利亚战场上,既有叙利亚政府军、叙反对派武装、库尔德武装,也有“伊斯兰国”武装、美国军队、俄罗斯军队、伊朗军队、土耳其军队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等势力,但土耳其军队一直以来都是主要的参与方。

  尽管土耳其一直在为自己的行动辩护,声称是在帮助解决叙利亚的难民问题,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但外界舆论普遍认为土耳其“醉翁之意不在酒”,安卡拉直接的目标是围剿清除其一直以来的心头之患库尔德武装,长远目标是通过叙利亚战乱进一步渗透叙利亚,并向东延展,围剿清除盘踞在靠近叙利亚东部边境的伊拉克库尔德武装,进而在中东更大的区域重温其复兴奥斯曼帝国的美梦。

  视频截图: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来源:好看视频)

  如果说叙利亚政府与境内的库尔德人、库尔德武装有矛盾的话,那么叙利亚与土耳其之间则存在着历史与现实的仇恨。叙利亚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古老文明的国家,远在旧石器时代早期,叙利亚就有了人类生存。叙利亚历史上经历了塞姆文明时期、希腊化时期、阿拉伯时期、奥斯曼时期、法国统治时期,直至1943年才成立自己的政府,1946年才真正获得独立。

  奥斯曼帝国对叙利亚实行了300多年的统治,被叙利亚认为是最残暴的外来统治。奥斯曼政府对叙利亚人民政治上专横压迫,经济上无情掠夺,文化上实行愚民政策。一战时期,奥斯曼帝国军事当局曾强迫叙利亚人充当炮灰,并残酷镇压爱国分子。叙利亚对当年奥斯曼的残暴统治刻骨铭心,属于民族大恨。对土耳其参与叙利亚战乱,叙利亚人看得很清楚,认识更是一致。

  长达8年多的叙利亚战乱,目前依然看不到尽头。外国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把叙利亚越搅越乱。围绕叙利亚问题,国际上一直在调和,但收效不大。

  2015年12月,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旨在推动政治解决叙利亚冲突的2254号决议,决定启动由联合国主导的叙利亚各派正式和谈,和谈地点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万国宫。但这一和谈属于“间接谈判”,有关各方不见面,只能由联合国分别与叙利亚各方举行会谈,然后在各方之间穿梭传话。多轮谈判下来,至今没有在任何一个议题上达成实质性成果。

  视频截图:叙利亚人民反对外国势力干涉叙利亚(来源:好看视频)

  此外,还有“阿斯塔纳叙利亚问题和谈”和阿斯塔纳和谈框架下“阿斯塔纳停火担保机制”,担保国为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阿斯塔纳和谈会议迄今已举行了13次,取得了在叙利亚建立4个冲突降级区、实行停火监督和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等进展,但阿斯塔纳机制也暴露出它的不足。

  前不久,阿斯塔纳和谈会议再次举行,9月23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宣布,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就成立叙利亚宪法委员会达成了最终协议。会议决定成立叙利亚宪法委员会,该委员会由150名成员组成,其中50名由叙利亚政府提名,另50名由叙反对派提名,还有50名为民间代表。宪法委员会既可以修改当前宪法,也可以起草一部新宪法。但刚刚散会,作为叙利亚停火机制三大担保国之一的土耳其,就向叙东北部发动了军事打击。

  目前看,特朗普政府正在日益疏远叙利亚。此次虽派出副总统彭斯去安卡拉调停,但其主要目的是为特朗普政府的撤离政策引起国内外舆论哗然而灭火,总体脉络依然是特朗普一再强调的美军撤离叙利亚。但美国国内的各种利益集团、军方以及美国的欧洲和中东盟国,并不希望美国超脱,更不想看到俄罗斯在叙利亚唱主角。善变的特朗普今后会否在多种因素的制约和影响下调整其政策,美军是否会重返叙利亚战场,目前都是未知数。但不管怎样,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已经变得相当弱小,甚至可以说是在主动“被边缘化”。

  中国作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对叙利亚局势高度关注,并专门任命了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主要有四大关切:切实履行停火协议、坚决打击恐怖主义、实施人道主义援助和推进政治解决进程。中方始终认为政治解决是叙利亚问题的唯一现实出路,并为此作出不懈努力。当务之急是要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维护来之不易的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中国的公正负责态度,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赏。(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