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香港通识教材存在漏洞 部分“教材”煽动学生积极参与“抗争”

已有 77 次阅读2019-8-23 10:16 |系统分类:时政

香港通识教材存在漏洞 部分“教材”煽动学生积极参与“抗争”

香港高中通识科推行10年,却不设课本送审制度,多次被批刊印偏颇或错误内容。更有专家认为,反对派绑架“通识教育”是制造“废青”的罪魁祸首。

港媒举例指出,学校“通识教育”存在漏洞,教材渲染“毒素”,涉嫌灌输仇警、鼓吹“占中”、歪曲事实、立论主观、美化违法等问题,恐成“政治宣传品”。

据香港《文汇报》8月21日报道,特区推行10年的高中通识科持续引发争议。该科有崇高课程宗旨,与社会事件紧密联系,落实时却存在漏洞,容易让“别有用心者”用于传播及渗透偏颇信息,导致部分学生受到“毒害”。其中,教学相关材料便是一大问题。

由于通识科不设课本送审制度,市面上的所谓“教科书”未经任何保证,被多次揭发存在偏颇或错误内容。

同时,由于通识科教学弹性较大,教师可凭“专业”选择或编写教材,但实际上不少材料以及考题角度欠缺中立,充满引导性;更有部分“黄师”视此为可乘之机,制作出名为“教材”的政治宣传品,煽动学生积极参与“抗争”甚至激进违法行为,令人发指。

灌输仇警:圣士提反书院中一通识科试卷

《文汇报》举例称,今年7月流传的圣士提反书院中一通识科试卷中,漫画指向非法“占中”事件,但哗众取宠只描绘激进示威者被警察抬走的一刻,及其高呼的“占路不是罪”,对其实际违反的法律及“占中”的社会影响只字不提。

图自《大公报》

试卷被指对违法抗争“只提好处不问坏处”,并渲染警民敌对,怀疑老师是要向学生“洗脑”及灌输仇警思想。

鼓吹“占中”:教协教材涉政治宣传

2013年非法“占中”一说提出不久,教协理事方景乐便制作所谓的“占中”通识“教材”,由非法“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任顾问及审查,以绝大篇幅“推介”“占中”操作详情,仿佛一本“占中行动指南”,39页的教材中只在1页不起眼处添加少许“争议”意见。

某“通识教育”系列教材编审为戴耀廷 二手买卖平台截图

面对各方质疑,教协之后才推出“教材”2.0版本,补充了少许不同意“占中”的观点及新增多名反对派学者顾问“扮演中立”,不过仍然以戴耀廷鼓吹“占中”内容作“主打”,政治宣传本质不变。

戴耀廷保释外出 图自《文汇报》

歪曲事实:刊反华政治漫画

有英文中学的通识课就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的偏颇描述照单全收,直接以其所谓“再教育营”反华政治漫画作教学材料,并加上“洗脑”指控,假借“通识”之名向中国实施政治攻击。

事实上,中方曾多次对西方社会将新疆去极端化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歪曲成“再教育营”表达不满,并强调该培训中心属于新疆采取一系列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之一,有效保障当地安全形势及各族人民基本人权。

另外,早前也有50个国家常驻日内瓦大使联名致函,积极评价新疆的反恐及去极端化成果。

立论主观:《夺星起步点 通识教育 答题万能key》

在说明所谓“政府公信力不足”论点时,于无实质例子下断言行政长官“涉及不少丑闻”,并以此作“理由”,解释部分市民因此“经常以不同方式嘲讽政府,甚至冲击立法会及政府总部”,整个立论过程毫无事实根据,极其主观。

提及现代中国改革开放相关内容时,除开头简单提到经济高速发展,几乎一面倒阐述负面问题,包括“三农问题”、“农民工”、“留守儿童”、“贪腐问题”等,但鲜有提及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机遇。以通识科理应正反观点并举而言,有偏颇之嫌。

美化违法:《明名高中通识教育-今日香港》

在“社会转变下的身份认同”段落里,把“驱赶内地游客”、“嘘国歌”、“提倡‘港独’”等不当甚至违法行为称为“战斗”,而其他反应则被贬低为“逃跑”、“靠拢权力”或“投降”。有关内容被批刻意挑动香港与内地对立,同时美化极端违法行为,灌输学生错误观念。

在模拟试题部分,以“加泰独立公投”、“茉莉花革命”及“2016年立法会选举”三则资料,要求学生讨论是否同意“在参与社会政治事务时,愈激进的方式成效愈大”。

有意见质疑,将体制内选举与违法的所谓“公投”及推翻政权的“革命”并列属于类比失当。另外,试题讨论“成效”也被指偏颇且具引导性,因为只有“茉莉花革命”资料以所谓“成功变天”作描述,让学生较易获得“愈激进愈有效”的结论。

无理指控:《初中新思维通识单元2:今日香港》

在提及“一国两制”在港实践时,引用了所谓“律师”对释法的意见,称“基本法的执行过程易偏向‘一国’多于‘两制’”,又引述“市民”没根据地指控中央政府“经常介入香港事务”,令其“对‘一国两制’失信心,考虑到外地生活”。至于“政府”表示会坚守“一国两制”原则,则在段落中轻轻带过。有关编排被批存在明显倾向,会引导学生对“一国两制”不抱信心。

而在解释“公民抗命”时,也未厘清当中的违法情况。

内容偏颇:《通识精读─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

探讨“为什么青少年犯事时判刑较成年人轻?”,并以所谓“‘保护青少年’为社会的重要价值观”、犯事时“未必有意识、有预谋”等作解释,被质疑渲染青少年犯错不用负责任的错误想法。

以“80后的政治参与”为题,将政治活动美化成“作为社会一分子的付出”,被指角度单一,且有鼓吹年轻人参与激进违法行为之嫌。

图自《文汇报》

事实错误:圣芳济书院中四通识试卷

2017年圣芳济书院中四一份通识试卷中,引用了“七警案”期间警察会员特别大会的偏颇资料。

该集会于私人地方举行,只限会员及代表参加,不属于公众集会,但试卷意有所指称集会“未有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又诬蔑称大会期间“有人展示侮辱法官字眼等标语”。集会主办方对此批评有关引述“全部都是错”!

同时,该试卷的提问更是假定了集会“已违反法治精神”,要求学生阐述“如何违反”,单向引导学生批评警察,政治立场偏颇。校方最后对事件引起“误会”公开致歉,称以后会改善拟题及用词。

针对香港“通识教育”教材中的谬误,16日,《大公报》刊登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屠海鸣评论文章指出,反对派绑架“通识教育”是制造“废青”罪魁祸首!这些年轻人思维混乱、言语粗暴、行为暴虐、没有底线,应该说“废青”是对其最恰当的称谓。

文章称,回归前,“通识教育”只是选修课,2009年开始列入必修课,正式在香港高中推行;2012年开始,“通识教育”被列入香港高考必考科目。科目重要性可想而知。而“通识教育”的初衷是要学生掌握分析社会时事的能力,建立正面的价值观。但由于教学设计的缺陷,令该科目变得莫名其妙。

另据《文汇报》报道,香港出版总会会长李家驹2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香港出版界强烈谴责近期香港不断升级的暴力行为和破坏事件。在国际经贸摩擦大背景下,香港经济本已出现下行压力,而极端暴力行为进一步破坏香港的经济秩序和社会安宁,严重损害香港营商环境和国际形象。

图自《文汇报》

他驹强调,香港出版界坚定支持“一国两制”,对于有暴徒污损国旗国徽的行为,绝对不能容忍。香港出版总会希望社会能够止暴制乱,希望大家都能以更加理性的态度来解决争议,希望香港社会尽快恢复正常。

谈及香港出版界如何看待年轻人爱国主义教育的话题,李家驹表示,深入了解香港年轻人的想法,了解他们的价值观,是一件很迫切的事情。香港各界都十分关心下一代的成长,出版界也在讨论,为香港青少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正能量读物。

来源:观察者网


香港的国民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顾敏康

【侠客岛按】

香港暴乱发生以来,大家都在思考,香港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随着局势的发展,现在暴露出香港的政治、教育、传媒、司法等方领域存在相当大的漏洞。

昨天,岛上推送了【解局】谁主香港?来解析香港的政治问题,今天向岛友推荐顾敏康教授的文章,他曾任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此文从教育角度进行分析,一起来看。

在持续两个多月的香港乱局中,不少香港年轻人成为蒙面 “黑衣人”。他们在多地实施暴行和破坏,叫嚣要“揽炒”(粤语中“同归于尽”的意思)。这令人震惊,也令人痛心。

是什么让这些年轻人如此暴力?又如此敌视这个社会?

事件发生以来,每个中国人都在思考问题的根源。前特首董建华先生曾心痛地指出,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中学生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

在我看来,诚如董先生所言,香港通识教育有大问题,而事情不止于此,香港的整个教育制度也需要重新检讨。

教师

如果说香港的教育“病”了,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其次是教材出了问题。因为教育效果如何,关键在于什么人教和教什么内容。

先说说教育者的问题。如果教师客观中立,则学生幸运,有可能被培养出真正独立和客观的思考能力。

香港重新回到祖国怀抱之后,首要解决的问题应是“国家观念”的问题。问题是,有多少香港教育者具有这种观念呢?

现在并没有一个对香港教师观念问题的调查数据。但有一个案例可以证明一些问题,那就是由香港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教师组成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

这个被称为“教协”的组织现有会员9万人,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组织。可问题是,“教协”早已被反对派势力把持,近年它已蜕化为一个鼓吹“反中”、“反政府”的组织。

“教协”官网截图。“教协”会用医疗服务等福利吸引教师加入。注意,官网右侧发表的“新闻稿”

2013年,“教协”出版《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占领中环”为议题》,注明是“公民及通识科教材”,并请到鼓吹“公民抗命”的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做顾问

2016年8月,“教协”领袖叶建源不但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港独”,更把他们美化成“有主见、个人见解及关心时事的中学生,较有强烈本土意识”。

几天前,“教协”还主动发起示威活动,煽动学界去维园示威,以“强力表达”政治诉求。“教协”理事张锐辉更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罢课,称“他们有表达政见的权利”、“老师要让他们实践”云云,甚至鼓动老师在校内搞冲突。

曾任通识教育教师联会主席的中学教师赖得钟,被发现以“黑警死全家”标语,作为其社媒个人专页的头像照片。有人实名向教育局投诉,指其做法是“鼓吹欺凌警察在校子女”,超出道德底线,并违反《教育专业守则》。

持有这样激进立场的教师去教通识课,去给学生们讲述香港的示威游行,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呢?

教育

最近,在网上流传的香港通识课本内容令人触目惊心。那么问题仅仅在中学生阶段吗?

我经过调研发现,在香港,连幼儿园、小学使用的教材都有问题。

在最近曝光的香港九龙塘某间幼儿园使用的教材里,有个童话故事是这么讲的:中国是暴虐的国王,而英国是一位神奇的魔法师,最后魔法师救了自由港。

当一批批还是“白纸”的孩子们一次次阅读这样的故事时,一种对祖国仇恨、扭曲的种子,就在心里种下。

最近还有香港家长群组传出,沙田地区一名校的小二常识科工作纸,要求就有关《逃犯条例》游行画画,有小学生画出警方与示威者对峙场景。

校长及家长均认为,这样的议题根本不适合小学生工作纸,质疑教师是否故意将个人政治观点带入课堂和作业上。

再来说说问题最严重的的通识课教育。

从有关介绍看,香港开设通识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加深对社会、国家、世界和环境的敏感和关心度;同时提高学生的批判思考能力,并将各科各类的知识融会贯通。

这看上去似乎非常合理,但实际情况可能“南辕北辙”。

比如,通识课分六个单元:个人成长、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能源科技。

这里会有两个问题:第一老师是否会平均分配这些内容,是否会在政治问题上花更多时间;第二,考试时“今日香港”单元常常有很敏感的政治化问题,教师会如何解释这些敏感问题。

其实,不用看具体某个教师如何讲授,光看看教材,就知道课堂上会出现什么内容。我发现,各类教材常见如下内容。

攻击“一国两制”;美化“占中”;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内地存在的问题从负面解读,或者直接用恶龙等形象来进一步丑化;引用过时的数据;用人口素质低这类带有歧视与丑化的语言;引用典型的西方视角下关于中国话题的负面结论。

网传一版通识教育课本

在位于港岛南区赤柱的圣士提反书院,有教师被揭以街头抗争作为考试内容。试卷的插图是四名警员抬起一名示威者“王先生”,示威者高叫“占领街道不是犯罪!我们要求‘一人一票’选行政长官!”的政治口号。

而试卷的问题则要求学生用自己的知识解释示威者的要求有何“优点”;图中的执法警员更被画得恶形恶相。该名教师想要的答案不言而言。

通识课教材存在这么大问题原因之一是缺乏监管。通识教育自2009年始,各版本课本却无须送审。现在再看,部分“黄师”(持反对派立场的老师)当时就参与了课本编写工作。

著名数学家、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教授曾直言,香港回归后的教育政策制订者对此难辞其咎,在中学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以及加入通识教育都是一个灾难,令学生变得“通通唔识”,结果培养出一代缺乏历史感、文化观,没有理想、楷模的年轻人。

管理

在此次风波中,我们看到不少香港的大学学生会成为“港独”的先锋营。

这些学生会的领导者借由“言论自由”的外衣,公然宣传“港独”和“违法达义”思想。而面对这些言论,乃至学生围攻,各大学校方却显底气不足,不敢像港专学院暨香港专业进修学校的陈卓禧校长那样,理直气壮地反对挑战法治底线的行为。

香港的大学尊重教师与学生的“言论自由”是好,但同时也必须向教师和学生指明言论自由是有界限的。

一个基本的常识是,“言论自由”不是想说啥就说啥,诽谤人、侮辱人的话不在“言论自由”范围内,那违法、分裂国家的言论还属“言论自由”吗?

但我们看到的是,香港的一些大学校方不敢干预教师和学生宣传“港独”思想,对违反《基本法》的活动、“港独”活动也不敢直面批评

这些大学不但不能制止有关大学老师的非法言论,还高薪养着这样的老师;对搞“港独”活动的学生组织,未能进行有效管理和控制资金发放。这一切,已说明香港的大学管理存在严重问题。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香港很多大学面对学生的暴力行为,只敢说一句“痛心”,连明确谴责暴力都不敢说。这说明这些学校的管理者是多么的无能与失职。

2016年10月,香港多所大学被挂“港独”条幅

担当

《基本法》第136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础上,自行制定有关教育的发展和改进的政策,包括教育体制和管理、教学语言、经费分配、考试制度、学位制度和承认学历等政策”。

如此可见,在“一国两制”制度下,港府、教育当局在制定教育政策等方面具有关键主导作用。

公允的说,香港教育当局也有人明白,香港回归22年了,但“人心回归”和国家意识一直是个问题。于是,他们曾于2010年提出增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

但此举遭反对派极力反对,指责国民教育是“政治洗脑”。最后教育部门在大型示威下退让,无限期搁置国民教育课程。

还有人提出,香港教育系统里有不少官员,其本身就对国家观念、爱国教育理念持轻视态度,自然不会大力、主动地去推动这方面的教育。如果真有这样的问题存在,则香港教育当局也必须整顿了。

此次风波结束后,通识课和国情教育方面必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有资深通识科教师建议,教育局有需要就通识教材进行审查,包括将特定议题进行重整,并就敏感字眼进行清晰界定。规定统一教材的可能性也需考虑。

以“法治精神”为例,他认为教育局应列明拥护《基本法》及保障人权等字眼;而“政治参与”则应列明是给予市民权利,以理性和平方式关心社会、表达意见。

政府也需定期抽查学生考试内容,检查考试内容是否与通识教材相符,防止有人利用考试题目迫使学生回答出具负面倾向的答案。

反思香港教育问题,是为了有更坚定的改革行动。港府必须重新审视通识教育,重启国民教育课。

并且,港府还要理直气壮地去做,因为这是一个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

文/顾敏康(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来源:侠客岛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