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晓歌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日志

(2016-09-11 )老爸历险记

已有 55 次阅读2019-6-19 11:41 |系统分类:时政


(父亲去世两年了,但是我觉得他还在我身边。在今年父亲节,特发旧文纪念父亲。)

我的老爸今年94岁了,一个月前,他经历了一次突发疾病,病重危急,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如今,一个月过去,老爸转危为安,我特写下老爸历险记,记录这一难忘的经历。

九十多岁的老父亲虽然自从母亲去世后近八年来一直是空巢老人,由保姆小张照料生活,但是他一直能够生活自理,也非常要强。他每天按时作息,按时服药,饮食清淡,不抽烟不喝酒,不暴饮暴食,每天读书看报,散步打麻将,每天自己洗澡洗衣,生活很有规律;只需要保姆做些简单清淡柔软的饭菜,陪他说说话,并没有要保姆护理服侍,也没有给子女添任何麻烦。我们也不强求他做什么不做什么,甚至不用担心他头疼脑热感冒发烧。

可今年过完年以后他胃口就不太好,吃得少了,慢了,人也瘦了。他不肯去医院花医保费做例行检查,而是自己到平价药房自费买了些消化药服用。我们劝他去医院看病他也不听,恭谨不如从命,只好随他去,让他在家中休养。

726日那天,保姆突然来电说父亲前一天在房间里摔了一跤,然后就不想吃饭,第二天卧床不起了。他还执意不让保姆告诉我们。我立即赶到,见他呼吸都有点急促了,马上打了120急救电话。我和哥哥、保姆一起用救护车把父亲送到他平时定点的医保单位-----东仁济医院。

急诊室人满为患,上千病人等待检查治疗,交通要道的路也堵死了,嘈杂喧闹,空气都要窒息了。我们心急如焚,却还得按部就班进行各种检查,付费,心电图,脑电图,b超,磁共振,ct,等等,然后排队几个小时,终于轮到吊针挂水。父亲呼吸急促,高烧三十九度,昏昏欲睡,处于休克状态了。医生随即开出了病危通知。

可是一时竟没有病房床位,父亲只能暂时被安排在过道里。我很郁闷:这新建的三级甲等医院,条件也太差了!怎么这样乱哄哄的,看病要等这么久。可是外甥女的一句话让我怨气顿消。她说在国外,做个磁共振检查要提前几个月预约。因为她多次赴美国出差,了解那里的情况。我抬眼看医生忙得说话都非常简短,喝水上洗手间的时间几乎都没有,身边围着一群又一群病人和家属,忽然感到心有愧疚:我们的医生和护士包括收费配药的工作人员都太不容易、太辛苦忙碌了。

第二天一早六点,我就等在住院部门口。我和外甥女好容易等到医生上班,向他们了解病房床位情况。老年科的刘雯雯医生非常认真,她亲自从病房大楼来到急诊观察室了解父亲病情,在外甥女的恳求努力下,刘医生当即决定联系让父亲进入重症监护病房,对父亲做全面检查治疗。

进入监护病房,我又一次代表家属签字接受医生的病危告知书,感到十分无助,手足无措。医生告诉我们,老父亲的情况很不好,各种检验指标都显示有问题,是胆结石引起胆道脓肿,伴严重贫血,肾功能衰竭,原有的高血压却变成血压低,而且急剧下降,大小便基本失禁,需要采取紧急措施,禁食禁水,吸氧输血,插导尿管,输入消炎药和营养液。

父亲以前来看病配药时认识的两个门诊部医护人员看见了,说葛老我们是认识的呀,经常来配药的,怎么一下子就病成这样,脸色那么黄,认不出了。

这是一个最凶险的夜晚,我们第二天听医生说,父亲当晚在昏昏欲睡中,竟然对医生说,你们有没有安眠药,我很难受,不想活了,吃点什么药睡过去“安乐”算了。医生赶紧安慰了他,给他服了安慰剂,-----就是维生素。他竟然睡着了。

老爸进监护病房的第二天,我女儿和她父亲也赶忙到医院探望外公,听到外公用微弱的呼吸又在说此类话,着实吓了一跳。在他们眼里,老外公一直都是乐观开朗生活自理的,还曾经说过要身后捐献器官,从不悲观抑郁。在监护病房外,保姆小张难过得失声痛哭了。她在我老爸家待了八年了,老爷爷饮食起居一直很有规律,她也很省力省心,从来没有见老人家这样的严重情况。

我们悬着心又过了一天。

在重症监护室里,各种监护仪器设备日夜显示着父亲的心跳呼吸血压等指证,刘医生和其他的医生护士,包括监护室的护理工,都全力以赴地随时仔细观察父亲的病情发展,一刻都不放松。在禁食禁水期间,每天每分钟的吊针,维系着父亲的生命,让我们感受到了白衣天使的辛劳和价值,也感受到国家改革开放以后医疗条件的改善和医学设备的先进。

经过检查,父亲此次的发病由胆结石引起,外科医生建议最好是手术治疗,可是需要了解父亲四十多年前做过胃十二指肠大部切除的情况,而那时的疾病资料在海运医院,都找不到了,如果手术需要作进一步检查;而老人耐受差,所以风险很大。医生让所有家属到场开会。经过我们家属一致商量并按照以往父亲的一贯想法,都觉得采取保守治疗的办法比较稳妥,不主张再马上开刀。医生非常理解我们的想法,制定了下一步的治疗方案,消炎加营养。

我们每天注视着老爸的病情,由于重症监护病房室温只有21度,里面非常冷,老爸又躺着不能动弹,盖三条被子也没用,几天后竟然又感冒发烧,白细胞达到一万多。我和哥哥一次又一次提出空调需要调整的合理要求,在我们的要求下,医生与医院设备维修部门协调,调整了中央空调的温度,让它达到病人能承受的室温2324度。

十多天一晃过去了,老爸稍有好转,就被转移到室温26度的普通病房。这里能看见窗外的蓝天高楼,房间里有电视,我们也能一直守护在旁边,老爸脑子清醒多了,话也多了,心情也好了,甚至提出要看报纸看电视,要吃东西。全家人看到了希望,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们依旧每天去医院,关注老爸病情的发展。幸好,老爸的体力在一天天恢复。八月,骄阳似火。酷暑难耐,我每天往返于浦东梅园的家与仁济医院东院老年科病房之间,汗流浃背,脚步匆匆,就像是多年前赶着上班一样。尽管热,尽管累,尽管忙,却是满怀希望,充满期许,等待着出现生命的奇迹看着94岁高龄的父亲如幼儿般被喂着流质,一口口喝下牛奶、果汁喝米汤,看着化验报告上的数据一点点走向接近正常,尽管他由于疾病凶险依然面黄肌瘦,卧床不起,但是我们全家人放心了,生命危险的警报解除了。只要坚持下去,父亲不久的将来,应该是可以出院回家的。

一个月过去,老爸能吃半流质了,胃口好多了,能看报看电视了,能翻身活动了,能躺在床上活动四肢了,能坐起来了。他积极地锻炼,天天念叨着什么时候能回家。

保姆小张也前所未有的辛苦操劳。她二十四小时守护在老爸身边,晚上就睡钢丝折床,全天候服侍老人家洗脸、吃饭、服药、吊针,甚至擦身。她每天连吃饭都不离开老爸的床边,晚上也无法睡得安稳。小张耐心细致周到的护理,连医生护士都表扬她,还说她学东西很快。因为除了吊针要观察仔细不能疏忽,还有处理尿液粪便、床上被动锻炼等。许多配合护士的工作她都从来没有做过,都得一点点学习。我们全家都很感激她。给她的工资比医院其他的护理工和市场价的保姆都多。

最最要感谢的,当然还是东仁济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都是真正的白衣天使。他们的认真负责态度,他们的高超医术,他们的和蔼笑容,他们的亲切问候,使我们家属曾经焦虑的心得到安抚,那过往的一幕幕,实在是我们不该忘记的。为了感谢她们,我们多次让老爸与她们一起合影留念,留下这些天使的芳容和英姿。

趁老爸住院期间,妹妹提出改造老爸多年来一直坚持不肯装修的卫生间。于是一场浴室改造工程瞒着老爸开始了。装修工人来敲掉了老爸用了三十五年的浴缸,建成了喷淋房,妹妹还带病冒着酷暑出去买来新热水器,好让老爸回家以后洗澡不再有安全隐患。

九月,秋高气爽,父亲突发疾病危重住院至今已经满一个月半了,正在好转康复中。医院特地配制的清淡容易消化的饭菜,逐渐恢复了老爸的食欲和精神。我们一切的付出,值了!

感谢医生,感谢护士美眉,感谢保姆小张,感谢全家人的努力,也感谢老爸顽强的生命力和积极配合的态度。想到老爸前半生的坎坷艰辛曲折,我们感到欣慰。祝愿老爸健康平安活到一百岁。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