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晓歌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日志

封控期间的邻里情

已有 87 次阅读2022-4-29 11:13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写作

 

 2022年的三月份,奥米克戎突然袭击上海,华亭宾馆感染事件迅速波及浦东,从319日起,由于浦东陆家嘴地区多个小区发现阳性确诊病例,我所在的小区就被设定为封控区。

       封控以来,由于除了核酸检测以外都需足不出户,为了方便联系沟通,我们成立了楼组微信群,这些日子以来,让我们楼组的邻里之间反而有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更多的了解。

       从这幢楼盖好我就入住了,至今已经整整四十年了。老一辈人先后离世,我和先生成为数一数二的老住户长者了。楼里大部分居民是后来搬进来的,有买有租,互相之间都不认识、不熟悉、不了解、不来往,大部分连姓名都不知道,甚至连楼组长、块长,也不认识。我也是每天进进出出,跟大部分邻居都不认识,面孔都没有看清楚过。完全不像我们小时候住的海运局宿舍,都是一个系统的职工家属,前后弄堂互相熟悉来往,亲如家人。

       但是在这样的非常时期,需要同心抗疫,互通信息,不能老死不相往来,也不能直接面对面接触,建楼组群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楼组长不擅长玩手机,于是在六楼新搬来的小伙子小王的倡议下,我们建起了楼组群。每天的通知检测,上传抗原,网购信息,社区疫情,都在群里第一时间就得到了传播。享受到了互联网带来的便利。

       小王还把我拉入一个团购群,方便我们购物。由于居委的大礼包一时没有到,又无法出门购物,生活遭遇了不少困难。自从我参加了团购,感受到了很大的方便。于是我又把其他的邻居也加入团购群,我也成了不在编的、不拿津贴的志愿者,热心为邻居们服务。我作为团购的楼组联系人,与楼上楼下邻居们的接触也多了起来。只要大家订了货,我就主动到小区大门口领取,全部带回,上楼分发,放在各家门口;有了信息,也在群里通知大家。

    有个小白领家里没有炒菜油了,在群里求助,我就倒了一些给他。几天以后,他得知我需要酒精,也匀了一些给我。我家大蒜头吃完了,想问问团购群力是否有大蒜头买,隔壁邻居立即送给我几个应急,我也把自家的小米椒送给她;物物交换,互通有无。有居民药断档了,迟迟没有收到登记的药品,紧张焦虑得哭了,我也及时找组长块长,块长及时上门安慰,并帮助让她当天得到了紧缺的药物。

      有的户只有一人,有的户一家三代同堂,有的是合租,有的单位福利好些,有供货。由于群里开展了信息交流,有多余物资的人家,也会慷慨大方地赠送调剂给邻居,不要回报不收款,这样的邻里情真是难得。这样一来二往,邻里之间增加了熟悉,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也给抗疫封闭的生活增加了一些暖意。

       五楼前几年搬进来的一家,女主人是年轻教师,从不出门,家里有个上小学的儿子,也很乖。她先生是保供单位的,二十多天根本没有回家过,可是她却不幸中招。这使我们的楼成为了阳楼,突破了零的记录。据她自己回忆,除了带儿子下楼每次的核酸检测,遇到了人员密接,其他时间根本没有出去过,应该是足不出户了,就只有一次叫了份外卖的经历。也不知究竟何时感染。她被送去方舱医院时,先生被召回带儿子。先生在群里向邻居们表示了歉意。但是我和邻居们纷纷安慰他,让他安心带好孩子,鼓励小姐姐安心治病早日康复归来,没有任何人对此事说三道四嫌弃责怪。我还告诉他,有什么困难可以在群里对邻居说。块长也对这一户人家给与了特别的关心。自此以后,我们楼再也没有出过阳,大家都很遵守防控规定,不聚集,不扎堆聊天,不密接,不随便下楼。

         很幸运的是,楼上小姐姐进入方舱后不几天就阴性了,两周以后就顺利回家来了。

         而小区内有的楼,就不像我们这个楼这样守规矩。一天出了一个阳性以后,后来的几天接二连三出来好几个,把居委干部和志愿者二十多天辛苦的成果都毁了。不但全楼一共出现十几个阳性,还波及左边和右边的楼栋以及后面一排都感染出了阳性,拖累了整个小区迟迟不能成为管控区。居委干部和志愿者对此总结道,他们那几排房,就是晚上晚饭以后忍不住下楼,有人脱下口罩抽烟聊天,扎堆密集,以及违规到南门口购物引起的。

        我们的楼有个负责任的楼组长也是很重要的因素。楼组长姓季,是黑龙江返沪知青,已经七十出头了。他是近年搬来的,与妻子儿子媳妇孙子住一起,一家人其乐融融。几年前,我们原来做了近三十年楼组长的阿姨去世以后,一直没有人愿意当楼组长。在居委会的一再要求下,季师傅受命上任。他踏实肯干,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烦,得到居民们的好评。这次疫情,他每天冒着风险,跑进跑出,跑上跑下,到居委了解情况,通知大家做核酸检测;发放抗原试剂,还帮助登记蔬菜药品,为大家送到门口。特别是对独居困难老人,也十分关心照顾。帮他们买菜送药。由于物业人手不够,我们楼的消杀工作,主要也是由楼组长每天亲自做的。有了这样认真负责一心为大家服务,任劳任怨不计报酬,不怕辛苦,是全楼组居民的幸运,有力推动了楼组的团结和谐。不像小区内有个别的楼栋,楼组长不负责,形同虚设,或者根本没有楼组长,这个楼的居民就会更多一些问题,抱怨,配合抗疫做得不好。

        以前有的租客小青年,是不接触、不认识这位楼组长的,现在非常时期,他们感受到了楼组长的热情关心,看到了楼组长的辛苦付出,小青年也会在群里道一声谢谢,感谢季师傅为大家所做的一切。

         四十天来,我们感受到了疫情造成的困难,麻烦,不能外出的种种不自由,一些年轻人更是由于无法上班而受到经济损失;我们还遭遇了冒着高温检测、以及夜间、暴雨狂风中一次又一次核酸检测的烦恼,也度过了缺少食物和菜的艰难,与整个上海一起,共度时艰。但是在疫情中,邻里之间的关系也从陌生到熟悉,从不相往来到互相关心,这也是因祸得福的另外一种收获。相信疫情过后,邻里之间这种共度时艰建立起来的感情,也会让大家受益,让大家感悟,而长久保持下去的。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