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晓歌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日志

《回望2018》(写于2019,2)

热度 6已有 375 次阅读2020-6-14 17:58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杂谈

不知不觉,2018年已悄然离去,永不回返。甚至2019年也一晃就过去两个月了。

小时候的一年多么漫长,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好像属于我们的未来多么遥远,多么美好,多么值得畅想。而长大以后在偏僻山乡,等待过年可以回上海,盼望见到离别了一年的父母,也是漫长的。

可是人到中年,时光却越来越迅速地从身边溜走。岁月匆匆,忙忙碌碌,上班下班,不知不觉,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似离开了激流漩涡中心,被冲向浅滩。即使后来也有了那么几年发挥余热的时光,也是如白驹过隙,日子稍纵即逝。很快地,白发如霜,腰腿不灵,眼睛老花,脚步蹒跚起来,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

父母长辈一个个离我而去,同辈中也渐渐传来逝亡的消息,老同学、老朋友、老领导、老同事,熟悉的面容和声音,会在瞬间消失。老天爷留给我们这代人的时间不多了。

在2018年春三月,连着好几天出去开会、踏青,摄影;可一个早上起来,我突然感到头晕目眩,站立不稳,天眩地转,好像要摔跤,我只好重新躺下去。这样连续反复几次,终于慢慢地坐了起来,慢慢试着洗漱吃饭。可是根本无法走下楼去上医院,只好先找些中成药吃起来。根据自己多年前曾经有过的眩晕症,自己诊断可能是颈椎病引起的眩晕,长期伏案工作打电脑看手机引起的职业病。于是用家里存有的丹参、黄芪、当归、三七、党参等,煮水喝。过了几天稍有缓解,才下楼打车到医院去检查。先是挂急诊,打点滴,用了几天活血化瘀的药;医生又开了检查单子,做了心电图,脑电图,脑ct,磁共振,验血,拍片,做颈椎检查,等等,花了好几千元。最终也没有确诊是什么病。于是又配了许多定眩活血的中西药物,无非是对症治疗眩晕症的。

一个多月下来,在家休息,服药,效果也不明显,整天头晕目眩,只好又去社区医院打金针,拔罐。之前预定的几个去外地旅游计划只好都取消了,白白陪了违约金。

五月份,得到先生的嫂嫂从杭州湾来电,告诉我们,先生唯一的哥哥病危。我不顾头晕,赶忙与先生前去探望。病重住院的老哥已在病榻无法自由坐起,声音也微弱了,对人生充满了留恋。

在我先生三岁时,他们的母亲就去世,哥哥那年也不过七岁,他们的父亲被派往济南工作,长年不在上海;他们兄弟从小相依为命。老哥大学毕业后去了偏僻的甘肃天水支内,生活艰苦,工作繁忙,直到近年侄儿立业成家,事业有成,才举家迁到宁波杭州湾。哥哥晚年没能迁回上海,成了我们永远的遗憾。

六月份,老哥终因患胃癌撒手人寰。其实老哥已经病了一年多,由于查出时已是晚期,所以他拒绝各种无效治疗方案,该吃吃,该玩玩,反而是比较平和地度过了最后的一年,没有什么特别的痛苦。在老哥最后的日子里,他虽然流露出对家人的不舍,对从小长大的上海的无限怀念,但也走得坦然,想的明白。

72岁的老哥没有过多的语言,却给我们留下很好的榜样:珍惜生命,坦然面对,没有悲哀,没有抱怨。

参加老哥追悼会回来,我感觉头晕病好些了,缓解多了。感慨人生的无常短暂,于是,我按照原定计划,七月份应约去了东北旅游。半个月的东北行,从哈尔滨到齐齐哈尔,五大连池,再到内蒙加格达奇,根河,大兴安岭,一直到了中国的最北边漠河。

我和知青朋友们用脚丈量祖国的边陲,用眼睛观看祖国的大地,也感受当年到北大荒下乡的知青的艰辛和豪情。

八月,陪先生和他姐夫一家去了三峡旅游。姐姐克温两年前去世,也是72岁。之前姐姐身体一直都还好,带大了外孙女,也喜欢经常到各地旅游。姐姐的离去,同样让我们感到了人生的短暂,岁月的无情,疾病的凶险。陪伴姐夫三代人的旅游,山水风光已不重要,我们时时回忆起姐姐活着的日子,她曾经两次召集天南海北的两个弟弟全家团聚,也免了我们终身的遗憾。

我们还到了重庆,这是我父亲当年投笔从戎的地方。来不及去九龙坡和重庆美国领事馆旧址,但我还是参观了重庆革命历史博物馆和重庆大轰炸遗址,以凭吊抗日的先烈和苦难的同胞。

十一月,与单位同事来到贵州旅游。醉美贵州,名不虚传,老同事老姐妹的团聚,也让我感受到企业职工的淳朴亲切和温馨。

我想起先生有个与他父亲同父异母的叔叔虽然去世很多年,但也许还能找到他的家人。通过在广州的姐夫提供的电话,我们终于与先生失联多年的的堂房弟弟妹妹联系上了,还高兴地得以探望了健在的婶婶。弟弟妹妹工作生活都不错,让我们很高兴,也了却了我们寻亲的心愿。

十二月份,我参加了上海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嘉兴会议,和上海历史文化研究会研讨座谈会东华大学会议,陪外地学者专家到松江广富林公园参观。这几年,我们研究会虽算不上有多少显著的知青研究成果,但参与后知青时代知青们为传承知青文化所进行的抢救性的工作,与各地知青纪念馆博物馆合作,收集宝贵资料,记录历史,也是很有意义的工作。

   这一年中,我的许多例行的工作有条不紊地继续进行着。一、每天编辑四到六篇文章发到老辰光网。以传播知青文化、知青信息为主,介绍、推荐知青原创文学作品和回忆录。二、负责编辑每季度一期的知青杂志《人生百味》栏目;三、为老辰光网撰写报道和通讯。四、写自己的原创诗歌散文等。五、配合《一支难忘的歌》知青原创歌曲演出。

年底,在上海诗剧社领导高云凌老师支持下,我举办了个人诗歌作品朗诵会。从历年二百多首诗歌中选出二十多首诗歌,由剧社的朗诵员们激情演绎,还在金色年华网、知青文艺网、老辰光网发布,了却了自己多年的心愿。

我给《勇敢往事》电影写的一篇上万字的评论,虽然是批评意见为主,却也得到了电影剧组、制片人颐若公司老总和广大知青的宽容、认可。

年末老辰光网站所属的颐若公司迁址搬场,入驻上影大楼,在我的面前展开了新的广阔天地,工作条件比以前也好多了;工作环境的变化,让我能与年轻电影人近距离接触,有了学习、了解的新的机会。

回首2018年,是跌宕起伏、充满惊险的一年,身体的预警,亲人的离去,失散亲人的重逢,北方浩茫的山岭森林草原,都给了我心灵的冲击,无限感慨。


2019年,如果没有大病大灾,仍将是我的一个充实而忙碌的年份。写稿,编辑,摄影,旅游,朋友聚会,都是自己喜欢而不愿意放弃的事情。

岁月如梭,时间紧迫,我想,今年还是要做几件事,一是写家庭回忆录,留下家族的历史印迹;二是探亲访友,不要错过应该探访的亲友;三是把身体管理好,避免旧疾复发影响生活质量,并制定切实有效的减肥计划,甩掉重度脂肪肝等顽疾,管理好自己的情绪,避免心脏病等旧疾的复发。

2018,别了,难忘每一个平常的日子;2019,你好,我要珍惜每一天!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