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yh49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141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回访随记

已有 211 次阅读2022-8-3 07:56 |系统分类:时政

 回访随记:途经哈尔滨

      我们计划于6月15日到26日回访854农场,哈尔滨是我们回访854农场的第一站。


      我们的飞机在上海起飞时晚点了二个小时,原本11点35分的飞机等到1点多钟才开。但路上飞的时间本来预计要三个小时才能到达哈尔滨,现在却只用了二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对飞机晚点我们是有思想准备的,因为在6月15日的前二天,天气预报就说哈尔滨有大雨,15日当天也是说大雨到阵雨。下雨我们倒不怕,就怕雷雨,影响飞机降落。但飞机还是顺利地在哈尔滨太平机场降落,我们只看到地上一片潮湿,没见雨,感到庆幸。但等我们拿好行李,走出机场时,却发现机场外下起了雨。


     我们坐上机场大巴,票价20元吧,一个小时的雨,雨时大时小,黑云跟着我们跑,下下停停。到哈尔滨火车站时,刚下车又遇上了一场急雨,只能躲一回雨。为了方便,我们在网上预定的宾馆都在火车站附近,路不远,但不熟。走走问问总算见到了一个接我们的熟人,带我们到了宾馆。当天晚饭大家原想吃面条,但没找到面条店,最后大家在一家小店,只吃了相当于十元钱一份的盒饭。


      第二天早上计划到太阳岛看看,哈尔滨天亮的早,三四点就大亮了,因此我们都起得很早,到街头吃了早饭。七点不到我们就在宾馆门口叫出租车,第一辆车一开口要40元,不打表,因为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最后想想还是上了。但后叫的二辆车都打了表,到太阳岛的车钱好像20多元钱吧。多化十来元钱不算多,但遇到这件事总让人心情很不高兴,但也无奈,好在没影响大家的情绪。我们到太阳岛时间早了,它还没开门。等到开门,因为要坐下午的火车,我们抓紧时候在里面转了一圈,留了影,具体细节就不多说了,反正我觉得公园总是大同少异,只是没来过,有种新鲜感,走走看看就是了。最后快到中午时,我们坐船到了松花江对岸,这里我过去探亲回上海时曾来过,留下了很深的记忆。我们在那里吃了中饭。回到宾馆,下午二点左右上了哈尔滨到牡丹江的火车。于7点到了牡丹江。


     哈尔滨是我们当初到农场的必经之路,一般我们都是在哈尔滨转车。可能是冬天经过的吧,哈尔滨给我的影响总是有些乱,有些脏。由于匆忙,在哈尔滨停留的时间并不长,期间只是到过松花江边上与中央大街。但这次路过觉得哈尔滨干净了,有大城市的味道了,这也是一种发展变化吧!


     这次回访,我们二次途经哈尔滨,第二次是在回来的路上,于25日中午到的。这次除了一个齐齐哈尔的战友专门到哈尔滨来看我们不去齐齐哈尔的6位战友,我们吃了中饭后,其余时间都是自己活动了,我独自一人到秋林公司看看,又看了圣·索菲亚大教堂与中央大街走走。下面让大家看看我们在太阳岛的一些留影,更多哈尔滨照片请关注我的像册!



回访随记:又过牡丹江


     牡丹江是我们这次回访的第二站,在我的印象里,当年到了牡丹江就觉得离我们团部所在地迎春就不远了。现在的情况是到了牡丹江,再坐火车到迎春也要几乎一个白天的时间,这种错觉可能是由于当时从上海到迎春,在路上起码要三天二夜的时间,实在太长了,因此相比之下就觉得牡丹江到迎春近了。


      我们是16日下午2点钟从哈尔滨坐上到牡丹江的列车,此车为双层列车,不是始发车,在到哈尔滨之前,停了不少车站,但哈尔滨到牡丹江却只有一站,其他站都不停,这方便了我们出行。我们列车于当天下午7点左右到达了牡丹江市。出站就叫出租车,旅馆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不是我们不愿走路,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当中有一个同志的拉杆箱,只要路不平,拉起来就不稳,人太累,走路不合算。因此从哈尔滨旅馆到上火车站就开始叫出租车。好在出租车价钱都不贵,也就一个起步费。在哈尔滨加燃油费好像9元,在牡丹江才6元,我们三四人一车,每人也就二三元钱,不贵!要说贵还是迎春,起步费十元,不打表,也没装表,不过有三四人同时乘,也就一人三元钱左右,一人乘就不合算了!


     牡丹江也曾是我们当年探亲回家的一个中转点,尤其是北京,天津知青一般都在此转乘牡丹江到北京的快车。我记得我第一次回上海是与我连二名北京知青在此转的车,那是因为我不是直接回上海,而是要在北京转车去河南的缘故。记得还有二次是从上海回来,从这里转车回的兵团,这不是我喜欢这样做,而是那个年代从上海买56次车票到哈尔滨是很难买的,有时实在买不到,又不能超假,只能在半道上多转一次车到牡丹江,再转车到团部。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到牡丹江都是匆匆而过,守着一堆行李,是没有时间去玩的,最多在车站外转转!


      这次到牡丹江,我们是准备看一看锦泊湖。我们的出租车刚在旅馆门口停下,我们在网上订好的旅游社的导游已在旅馆等我们了,大家讲好了明天出游的细节。我们安排好住宿就一起结伴吃晚饭去,据说牡丹江是黑龙江第二大城市,我们住的旅馆离火车站不远,也是牡丹江的市中心,我们一路走去,路上行人不少,我们寻找出租车上见到的饺子店,发觉路上的高楼不少,夜景灯光很好,一点不比上海差,只是没有上海那么多吧!


      第二天17日一早我们坐上了游行社的车,路上大约二小时。到了锦泊湖。先去参观了那有名的瀑布,只可惜现在不是雨季,没有见到瀑布,只是围着瀑布周边看看,不免有些扫兴。然后又坐车到锦泊湖,坐上游轮围着湖转了一圈。也许刚从三峡回来,总觉得风光大不如三峡。下午在湖边的饭店吃完饭,就坐车到锦泊湖地下森林参观,锦泊湖地下森林又称“火山口原始森林”,在此森林中蕴藏着丰富植物资源,有红松、黄花落叶松、紫椴、水曲柳、黄菠萝等名贵木材;有人参、黄芪、三七、五味子等名贵药材;有木耳、榛蘑、蕨菜等名贵山珍。地下森林也有着丰富的动物资源,堪称“地下动物园”。海拨可能不算高,但它急促的先下后上,也让我们走得很累,气喘。我们再此留下了不少照片。


      晚饭还是在那饺子馆吃,不过这次不光吃饺子,还叫了菜。原本今晚半夜就要坐火车到迎春的,当初在网上订购时,无奈只买到五张卧铺票,五张硬座票。最后有人提议还不如多住一晚上,明早出发,于是把票退了,就在牡丹江多住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的车票不紧张,好买。,还不用买卧铺票了。看来这个建议好,否则半夜上车,谁也休息不好,假如有人累出病,那就是大事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坐出租车到了火车站,坐上了8点左右到迎春的车。牡丹江留给我的影响还不错,觉得这座城市虽小,但还比较安静,整洁。下面挑些照片放在下面,更多照片请到我像册看了!



回访随记:再到迎春镇


     再度到迎春,没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我们一行于6月18日早上8点多一点上了牡丹江到迎春的火车,那是一辆绿皮车,没有空调,与我们当年到兵团的车一样,只是没有那么多人,没有那么多行李。


     车在山野中穿行,看着窗外,很想找回当年那种感觉,可惜很难找回,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过去的一切,已经淡薄了。列车在下午4点还是5点有点记不清了,到了迎春。下了车,有当年的老职工与他们子女接站。我们就住在火车站对面的东方宾馆,一出车站就到了,为何选择这里,除了靠近车站,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听说整个迎春,只有这里的卫生设备与城市一样,方便时人不用蹲着。


     迎春是个边疆小镇,也是我们三十三团团部所在地。毕竟三十多年过去了,对整个镇的印象有点模糊了。我印象最深的当然还是我们团部前的商店,礼堂,以及饭店与招待所。我们吃完晚饭,也不管时间多晚,就往这些地方赶。路是新铺的柏油路,路上的两边房子几乎都不是原来的房子,走到我们团部前的那块地方,原先的商店礼堂的地方,已是灯光一片,还有不少人在此跳舞。这里已经变成社区文化活动中心,而边上都是高楼了。在欣喜之余,不免也有些失望,再也看不到原先的那些旧东西了。我们当晚在这里遇到了不少当年七连的老职工,心里还是很高兴。


      我在迎春的六天时间里,做了这么几件事。在19日一早我们八个同志游玩了虎头,有二位同志因为车小,再加上过去去过,就不去了。我们团虽在乌苏里江边上,但不紧靠,因此有人第一次看到了乌苏里江,以及对岸的俄罗斯,也就是当年的苏联国土,这里曾是风声很紧的前线。回来后在农场的富荣停下车,到原先的十九连与我最后二年曾教过书的第四中学所在地看看,现在这里已是一片新公房,这些房子看上去已与城市没有两样,这里以后将是854农场的一个居住点。可惜的是,我没找不到原先的连队的熟人,在这里居住的大部分人是外来承包土地的人,原先十九的人都到迎春去买房了,还有原先四中的校舍也拆了。回来时我们还经过二十连,我曾参加团部的一个工作组,到这个连队搞过“三清”,从路边路过时看到,现在已经开始在拆房了。回来时还路过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区,这里的负责人是我们当中的一个老师当年的学生,也是七连一个老同志的子女。好像中央电视台也在此处录制过节目,我们下车进去看了,觉得很不错。回到迎春吃了一个晚中饭后,我回到宾馆,与十八连的一位老同志通了电话,她等我电话已经好几天了,知道我已到迎春,让我马上到她家去,我又坐车上去到她家,我们商定了明天中午与十八连的一些老同志见个面,然后我请他们吃顿饭。


     在20日一早,我很早就起床了,因为这里的天亮得早。觉得时间早,就一人出去走走,不知不觉从又走到了上面,到了团部,随后去了团部后面的北山生态公园,这是一个新建的公园,当年不叫公园,因为没有路,要想上去不容易。现在在山上修了一条路,也造了几个亭子,说它生态公园可能是在其它方面没作什么改动吧。因为当天要到十八连看一对知青夫妇,于是才逛了一半的山就急急下山,回到宾馆驻地。我们乘坐他夫人提供的车来到了十八连,这家的男主人是哈尔滨知青,因公失去了一条腿,夫人是齐齐哈尔知青,几十年不离不弃生活在一起。因他们原先也是七连的,后来调十八连,所七连的人就专程去看望他了。他们现在开了一个小卖部,又得到农场的照顾,生活还可以,我们放心不少。十八连也是我生活过几年的地方,给了留下了许多记忆,我寻找曾经记忆的房子,却难以分辨,毕竟三十多年过去了,时间太长了,变化很大。后来我找到了二位当年的同志,才见到了我们曾经的宿舍与食堂。十八连在今年年底也要拆了,看到之处已是杂草丛生,有些房子已经倒塌了,实在不好认。回到迎春以后,当天中午我在迎春请了已住在迎春的十八连老同志吃了饭,拍了照。当晚北京知青开着二辆轿车到了,她们的到来给我们带来了惊喜,当晚他们也入住了东方宾馆。


     21日早上,我们这些人分别叫了几辆轿车,从不同路线到七连,七连原本只有一条路,是通过十连与十一连的老路,但现在又开了一条新路,是从九连方向进的。我们这辆车为了寻找更多的记忆,选择了老路。车开到离七连老点不到地方,只能停下了,因为前面修路不能前行了。我们从这里起步,走过老点到七连。当年我们到迎春,有时连队没有车走去,在这条路上不知来回走过多少回。今天再走,有一种兴奋的感觉!路还是那条路,但许多已经变了,树长高了,让我们不能一眼看到连队的房子,老店的旧房没了,增加了一些其他房子。还有一条高速公路从我们连队的公路下通过,因此多了一座桥,但再变原样还在。我们到了七连的新连部,这是一所活动房,是修高速公路时留下的,现在已卖给七连了。我们在这里受到了还住在七连的老同志的欢迎,他们的队长在会议室开了欢迎会,欢迎我们的到来,多年没见,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随后我们参观了七连的老房子。七连也是到今年年底要拆了,因此许多房子也破烂了,但比十八连好些,也许我在七连呆的时间多些,寻找七连的老房子比十八连容易些,但外观与内部结构都变了,认不出来了。参观完,是连队派车把我们送到了迎春。在迎春,七队领导班子在迎春最好的饭店招待了我们,而北京知青因为急于到虎头去看看,没有参加这次招待会。当晚徐付连长到宾馆看望我们,他已不住在迎春,脚也不好,原本不来了,但为了那份情,他还是来了。


      6月22日是我们与七连全体老同志相聚的日子,放在下午。早上我与其他二位上海同志坐了北京战友的车去了一次东方红。去东方红要经过曙光,当年我们在那里伐木,至今曙光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去看看也是一种愿望吧。在东方红我们到粮库参观了一下,这里可是上海的粮食基地,目前在上海热销的虎林米,有很大一部分是从这里运出去的。当天下午我们先在854的迎春宾馆与七连的老同志见面,气氛热烈。开了一个欢迎会,然后在楼前拍照留念。这次会议共来了53位同志,规模之大,也是少有的。随后我们知青在东方大饭店招待他们。这方面的视频资料很多,在这里就不多写了。


      6月23是是我们自由活动的一天,有许多人分别到老同志家去走走。北京知青继续北上到漠河,继续他们的边疆行。当天好像是端午节,十八连一位老同志要我到她家去吃棕子,他们在饭店招待了我。当晚我突然肚子不舒服,24日就在宾馆休息。晚上我们同去的一个老师的好多同学在饭店招待我们,为我们送行。当晚我们乘车离开迎春时,除了学生,还有许多人来送行,有些人是从连队专门赶来的。场景感人,大家相约能够再次相见。


      迎春给我留下了许多好印象,但也有不足之处,我们住的宾馆,六天来没人打扫,好在价格也便宜,标间才68元一个晚上,入乡随俗吧。还有第一天到,我们的淋浴器就是坏的,还无人修,害得我到下面无人住的房间淋浴,还有一个同志洗了冷水澡。另外几十年过去了,车站还是老样子,大路修好了,但车站前的几十米路却无人修,不过这些也让我们容易找回曾经的记忆!写这些只是希望迎春的明天更好!


     迎春给我留下了许多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今生忘不了迎春!



另附:

回访八五四农场随笔 


      黑龙江省的854农场是老铁道兵最早开垦的农场,地处黑龙江东部的虎林县迎春镇,离珍宝岛不远,是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三十三团所在地。三十三团是四师第一团,四师是以铁字当头,因此编号为“铁字401信箱”。在四十年前,这里曾集中不少全国各地的知青,光我们七连据说就有160多名,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鸡西,以及浙江等地的,可能上海知青最多。听说我们这次要回农场,他们也很激动,北京的几个战友,专门驾车从北京赶到迎春来参加聚会,齐齐哈尔的一位战友听说我们有六个同志不去齐齐哈尔,也专门坐车到哈尔滨来见我们,让我们深受感动,体现了浓浓的知青情!


      这次我们上海知青十人回访团,有九人曾在七连呆过,有一人是在团部工作,这次也跟随我们同往。我们于6月15日坐飞机到哈尔滨,开始了我们十二天的旅程(后来有四名同志想到齐齐哈尔去看一些战友,他们的行程就变成了15天),在这十二天里共有十一个晚上,其中有二天晚上因来回要经过哈尔滨,是在哈尔滨度过的,二天晚上是在牡丹江度过的,一天是在火车上度过的,其余6个晚上都是在迎春度过的。为了不麻烦农场,所有的机票,火车票以及旅馆都是我们自己解决,在网上预订的。在哈尔滨我们游玩了太阳岛,在牡丹江我们游玩了锦泊湖,在迎春游玩了虎头,这些也都是我们自费。


      尽管没有麻烦场部,但七队(改为农场后,连也就变为队了)的领导听说我们来了以后还是给了我们很多的支持,当年曾与我一个班的老职工王庆福的儿子王付队长对我们很熟悉,一直陪伴我们,并在我们晚上九点离开时,还专门从连队赶来送我们。我们知青许多人的名字他都还记得。七队现任的的队长尽管是后来来的,并不认识我们,但知道我们来之后,也表现出欢迎的态度,他亲自为我们在场部找会场,当我们到七队时,专门在队部欢迎我们,尽管很忙,每次重要活动他必到,其中还在迎春最好的饭馆,与七队的领导班子设宴招待我们。七连的老同志听说我们来了以后,也表现了极大的热情,他们帮我们通知七连的同志,到我们设宴招待他们的那天有53名同志到场,这么多人能够相聚,这是这里多年来没有过的情况。尽管这些人中绝大多数早已退休,也住在迎春,但有许多人也是多年不联系,相互之间也不认识了。这次能把他们聚集在一起,他们也觉得很高兴。感叹我们的知青能量不小,其实这也从另一方面反映我们知青与他们的深厚感情。


      我们其中有一位同志多年来一直担任教师工作,而且在本团几个学校轮流呆过,因此学生不但多,而且广。她的学生中的许多人现已是农场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听说老师来了,纷纷出动,今天拉她到珍宝岛,明天又不知叫到到什么地方去,成了我们中最忙的一个人,害得我们都很少见到她,不知她到那里去了。三十三团当时去了许多上海重点高中的知青,他们带去了文化,据说这里的子女,考上大学的人不少,因此这里的老同志是很感谢知青的,是我们的知识让他们的子女改变了命运。在我们要走的当晚,他们中一部分当年的学生还设宴为我们送行,并送我们上车。在席中。她们也很感谢我们的到来改变了她们的生活习惯,他们原先并不知道刷牙等卫生习惯,是我们给她们带去了文明。


      这里农场的变化真得很大,一方面迎春镇到处高楼林立,还在不继地建设,已经变得我们不认识了,只是火车站与原先的场部的房子还在,没变。另一方面连队也变得很历害,我们原先住过的宿舍,吃饭的食堂,虽说有的还在,但外表与内部已改变,看上去有些破烂,变得很难相认了,在我担任团支部宣传委员时,曾向团员与要求入团的青年上了一堂从思想上入团的团课,这是第一次团课,当时情景还历历在目。我也想寻找当年的黑板报,因为当年曾成立了一个“共青团写作组”,在这块黑板报曾留下了我写得许多报道,其中有不少当时在连队很有影响的小品文,但这一切已是不可能了。原先的连部也面目全非,曾记得当时我与我们排长共同发起,在我们排组织了一个全连唯一的学马列小组,当时学习地点就在连部。由于土地实行了承包,而承包人大都是外来人,因此到连队时有许多人不认识。原先的老同志大部分在迎春镇买了房子,已经搬到了迎春去住。最重要的是,这里要实行城镇化建设,因此原先的连队将要全部拆除变为耕地,如果我们这次不来的话,据说年底要全部折除,我们再也看不到这些老房子了。这里原先种小麦,大豆,玉米为主,现在已是水稻为主,我们看到建虎高速公路已从七连的田间穿过,一切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只是我们寻找那曾经的记忆变得有些难了!


     到北大荒去看看是我多年的愿望,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成行。这次去的同志当中,有些人已经去过二次,三次了,我却是第一次。在迎春的日子里,我见到了我们七连的徐权付连长,也见到了我当班长时的二位排长,黎建伍与染忠财,他们都还记得我,而且尽管年龄都80多岁了,但记忆的东西比我还多还清晰,让人感叹。我还见到了我在晒场当付班长时的班长崔怀远以及另一曾经当过我班长的丛树华,他生活在连队,不过我觉得他生活得不错,开了一个小卖部,还承包了地,家里还养了不少鸡。我还看到了我开拖拉机时的车长方培成等许多老同志,看到他们现在健在我很高兴,但也一些老同志的离去让我感到难受。我们还看望了一些留在当地的知青,并专程到十八连看望了因工伤失去一条腿的哈市知青林文凯和他夫人齐齐哈尔知青李成芝,看到他们生活得还不错,让我们欣慰。在十八连还见到了当时在一起工作过的王跃东与孙永明夫妇,他们可能是在十八连仅存的老同志了。其间还有七连一知青候成英,我印象已不深,她的热情也让我感动。更让人意外的是,在回哈尔滨的列车上,竞巧遇了卢森元同志,他是本地青年,曾在我们回城后当过854农场党委书记,场长。而当初我调到十八连时,曾同是团支部委员,曾在一台拖拉机上干过,后来他是会计,我是统计。他现在已调到哈尔滨工作,因为多年不联系,我正想要不要到哈尔滨去看看他,因为去一趟也不容易,想不到竟在车上相遇了。这次他是回迎春探亲的,没想到世上真有这样巧的事。


      这次我到农场是抱着极其冷静的心情去的,我只是想看看自己曾经生活过多年的地方,在那个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重新体会一下当年的那种心情。因为我后来离开了七连,这次去事前与他们没有联系,去时我也不知道我能见到那些熟悉的同志,因此也没做更多的准备,到了那里见到了一些老同志,从心里我也不愿过多地麻烦这些老同志,因此七连有些同志要我到他们家里坐坐,我都推脱了。只是我夫人原本也要去,只是临走时家里有些事走不开,无法成行,买好的机票也只好作废了,但她联系好的一些人我不能不去。因此除了我们共同在迎春宴请七连的同志之外,我自己在迎春另外宴请了十八连的一些同志,也见到了曾经的连长麻名述以及我在四中当教师时的朱付校长,以及给我夫人许多照顾的老同志,名字我就不一一例举了,并到有些人家里去看看。原本我想我会平静地结束这次回访,没想到在准备离开哈尔滨的那天早上,当我一人时,我还是不知为何会流下了眼泪?在这块土地上,真的留下了我太多的记忆,留下了太多的情感。其中有追求,也有困惑,有欢乐,也有痛苦,有希望,也有失落,,,,,,我想我这次离开,我真不知道我何时才能再回到这块土地上看看。在我的这段人生中虽然有许许多多的遗憾,但我并不后悔,谁让我在青春时,就选择了把奉献作为自已的理想,事到今天,我觉得我只要尽力了,心中能够无愧就行了!我也突然明白了,在我心灵深处有一种东西我不愿去多回忆,我也许怕我会流泪,但我却不想让人看到我流泪,这可能也是我为何不愿到老职工家多走走的一个深层原因吧!让这份最纯真最美好的记忆就留在心底吧!


      我们六人已在26日坐飞机返回上海,结束了这次北大荒的回访。在这前后,又有一些同志加入到了我们在凤凰网的七连知青平台,他们有的是老同志的子女,有的是知青的子女,愿他们的加入给我们这个平台带来更多的活力,让我们更多更快地了解农场的情况。在写此文时,我又听到了在七月初,又有七连的知青要回854农场去看看,他们中有人怕再晚去就看不到七连了!


      此文写得忽忙,因想早些发表,记忆可能有差错,因此就把此文作为随笔吧,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在七连这个家园里,人才很多,我更希望自己做个旁听者,愿多听听,但我同样希望这个家园能够兴旺,大家能在此感到快乐!

 


---------------------------------------------------------------------------------------------------------

看下图连接指引,点击其中《全部》两字可看全部帖子

--------------------------------------------------------------------------------------------------




北风原创选登



注:这里所发帖子,全是个人观点,仅是交流!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