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caiyh的个人空间 http://www.myoldtime.com/forum/?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本台报道本台被淹”始末,湖南涨水有多快

已有 51 次阅读2024-7-3 06:41 |系统分类:时政


“本台报道本台被淹”始末

7月1日,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城发生严重洪涝灾害。19时左右,汨罗江干流平江县城段水位达到77.52米。平江县融媒体中心受灾,滞留在该中心的数十名记者、编辑、后期制作人员向社会发布最新汛情后,被冲锋舟接走撤离,前往临时新闻中心。

平江县融媒体中心李磊、艾会秋在防汛抗旱指挥部前线受邀为中国记协“我在现场”发来稿件,讲述所见所闻。

我在现场 | “本台报道本台被淹”始末

本文作者:李磊、艾会秋

(一)

“卫华主任,洪水已漫过一楼大厅还在往上涨,现在怎么办?”

“这么快?赶紧通知大家撤离!”等到融媒体中心党组书记、主任李卫华下达指令时,大家发现,楼外天岳广场上混着泥沙的洪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融媒体大楼逼近。

记者们在洪水中紧急运送设备。

记者们在洪水中紧急运送设备。

此时的融媒体中心二楼,还未撤离的新媒体中心24位编辑记者还在紧锣密鼓地编辑防汛指令和救援视频。“赶紧走,带上必要的机器设备,到防汛指挥部对面找个地方搭个临时指挥部。”卫华主任一边喊,一边带着大家收拾。

“素材都在媒资库里,怎么办?”有人问。“等一下,我在接防指的电话”“卫华主任,卫视要素材,是不是通信基站出问题了?”“网速好慢”“稿子再等一个数据就好了。”

虽说撤离命令已下,但同事们仍沉浸在工作中。这样紧张的工作状态,自6月21日第一场连续强降雨持续至今。

收拾东西时,新媒体中心主任周杏电话接个不停,后期制作余紫燕还在找素材,手指在键盘上敲。突然头顶的电灯暗了,“停电了”,坐在非编线前工作的曾小玉、苏娟娟这才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工作。

清点了一下人数,此时这栋大楼里,包括中心干部刘武林临时救援的3名群众在内,共有30人。其中,还有一个9岁的小朋友。

“走吧走吧。”李卫华主任带领大家一起下楼。到楼下一看,洪水已经漫到了一楼楼梯间。同事刘武林蹚进水里,发现水深已经齐腰,连连摆手说:“不能走了。”

技术部主任黄红光大喊:“不能去!一楼演播厅没有断电源,怕触电。”

这种情况下,大家只能返回二楼待命。

(二)

雨还在下,洪水还在继续上涨。

站在单位四楼放眼一望,对面的临江小区一楼已经浸没在洪水里。而同事们停在单位的车辆,一点一点地被洪水吞没。遭遇同样命运的,还有广场里、巷子里尚未转移的车辆。

被洪水淹没的车辆。

被洪水淹没的车辆。

楼外天岳广场一片汪洋。我们的融媒体中心大楼,就像大海中央的孤岛。

更让人焦虑的是,我们得到消息,从晚上9点到次日凌晨1点,平江县城还有一轮50mm的降雨量。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我们清点了一下,还有4个应急灯、 7块摄像机电池做成的充电宝,新媒体中心还剩一些饼干之类的干粮。

网络时断时续,防汛的指令没法传出,新华社、湖南卫视要的素材根本传不了,外派的摄像们需要的设备都困在楼里,素材也无法送到后期制作手中。

正在这时,楼外依稀传来几声呼救。“快来救救我们啊,我这里还有小孩子。”大家爬上四楼,用手电筒一照,天岳广场被困的车上还有三个人站在车顶。眼看洪水就要浸没车顶,一家三口不得不奋力呼救。

借着微弱的手机信号,记者谢鸿终于联系到了蓝天救援队。半小时之后,救援队到达,三人乘坐皮划艇离开。

我们站在四楼喊,“你们要回来啊,我们这里也需要救援。”可得到的回答是,这支救援小分队的皮划艇底部已经开始漏水,不可能回来救我们了。

外面大风大雨,大楼渐渐安静下来。

“有人来救我们吗?”年轻主持人陈怡心弱弱地问,“好像是没有,老城还有很多被困的群众等着要人去救。蓝天救援队根本忙不过来。”记者谢鸿无奈笑笑。

(三)

晚上10点左右,卫华主任接到电话,武警官兵们带着冲锋舟已赶到平江参与救援。各地的蓝天救援队正集结赶往平江,央视、卫视、新京报的记者也正在路上。

融媒体中心目前的情况也已上报,我们感觉救援只是时间问题。

为了省电,我们只开了一盏应急灯,但工作无法继续了。

此时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没想到的是,那一艘救了“车顶一家三口”的蓝天救援队划着小船回来了!

他们听说大楼里还有小孩子,冒着船随时漏水的危险,克服体力不支的困难,接走了困在这里的母子。皮划艇只能停在一楼窗户下,孩子跳下去的时候吓得哇哇大哭。

为了尽快发稿,新闻采编中心主任余毅也上了船。年轻主持人戴勇驰自告奋勇当起了船夫,奋力划桨。

“今天是七月一日建党纪念日。”融媒体中心机关支部副书记刘武林说,“这真是一个特殊而有意义的七一。咱们融媒体中心的党组织真是不错,党组书记(卫华)、机关党委书记(钟建武)、机关支部书记(李磊)都在这里,机关支部的党员在抗洪一线坚守岗位。”

“我们自己报道一下自己吧,本台报道本台被淹!”卫华主任提议。

而此时,消防员救援的冲锋舟已经过来了。

匆忙中,我们打着唯一一个能亮的应急灯,副主任钟建武写了几句出镜词,举着快要断电的手机,主持人陈怡心抹了一把脸,在一楼被淹的楼梯间、以几个等着上船的记者为背景,在消防员的催促声中,完成了“本台报道本台被淹”的现场报道。

主持人陈怡心在楼梯间完成“本台报道本台被淹”报道。

主持人陈怡心在楼梯间完成“本台报道本台被淹”报道。

晚上11时30分左右,我和新媒体中心主任周杏第二批被救援。上船的时候,卫华主任在二楼窗户伸着脖子交待,“你去神帆大酒店找个房间作为融媒体中心的临时指挥所 。”

摇摇晃晃坐上冲锋舟,雨水噼里啪啦打在脸上。定眼一看,带队来救援的居然是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还有消防大队指导员彭艳波。

周杏问:“凌主任,这是第几次救援啊?”晓明主任说,“我今晚是第三次了,李勇书记他们都在现场组织救援。”“坐好了、扶稳,往前坐,船头进水了,后面的人往外舀水!”消防员不断地发指令,此时的天岳广场一片漆黑。

突然,一个消防员大喊,“停停!下面有车。”说时迟,那时快,他立即跳下了船,洪水齐到了脖子,用力拨正了船向。

因为看不清方向,记者甘芳芳打开了导航。冲锋舟发出的声音惊动了天岳广场附近被困的居民,我们清楚地听见有一个人在喊:“能不能送点吃的来,我们一家都没吃晚饭!”

船上的凌晓明主任问,“楼里还有什么人啊?”“还有卫华主任、建武主任,和十几名年轻的记者、编辑和主持人,还有这次洪灾的现场影像资料,请您一定安排救援。”晓明主任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了一句“我来想办法,告诉卫华一艘冲锋舟只能坐八个人,要分批,还有同船救援的老人你要安顿好。”

冲锋舟到东方红面馆附近的时候停了下来,一个战士跳下水,用力地拽着舟向前走。

晓明主任说,只能送大家到这了。

蹚水到路边,县人大办主任徐鹏武安排,县人大办副主任喻乐开车把我们送到神帆大酒店。我打电话告知李卫华主任,融媒体中心临时指挥所设在神帆大酒店1317房。

今晚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这注定是一个惊心动魄的不眠之夜。

不久之后,27名同事陆续撤离到了临时指挥所,所需设备也随之到达。还有更多的记者、摄像正在全县各乡镇抗洪一线采写报道,素材全部汇集到指挥部。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做一个洪灾的专题汇报片,编发《告全县父老乡亲书》《洪峰正过境平江》等等。

站在酒店13楼往下看,瓢泼大雨中,一场大救援正有条不紊地展开。

而我们这支融媒力量,正是其中一员。

中国记协


武汉涨水有多快?看这“一家五口”就够了:2天不见“孩”,5天不见“人”

极目新闻首席记者 潘锡珩 记者 王俐燃 林楚晗

7月2日,极目新闻记者从武汉市江滩管理办公室了解到,随着长江、汉江水位持续上涨,部分高程较低的闸口已封堵,江滩园区目前保持开放,市民游客可就近选择开放的闸口入园游玩观江。

7月2日中午,长江汉口站水位已超过27.5米,高于警戒水位0.2米以上,江水已经抵达汉口江滩最高一层亲水平台脚下。极目新闻记者辗转两江三镇的江滩看到,虽然水位淹没了部分景观,但由于当天天气晴好,微风不燥,园区内人气很旺。

汉口江滩“一家五口”雕塑仅剩半个圆圈,两个成年人雕塑也全部在水面之下了。三阳广场的三镇鼎立水位标,已经淹没到腰身。武昌江滩内部分较低的区域,江水已经淹没绿道,网红“帽子树”、小白塔、“孤独的树”都站在了水中。汉阳江滩九鼎广场已灌入浅浅的江水,变身孩子们的水上乐园。

据介绍,目前汉口江滩、武昌江滩、汉阳江滩、汉江江滩已有部分闸口实施了封堵(具体为:武昌秦园路车行闸口、汉阳鹦鹉车行闸口、锦绣门车行闸口、月湖桥南车行闸口、汉江清远车行闸口),游客仍可通过未封闭闸口正常入园游玩。此外,武昌江滩、汉阳江滩、汉江江滩已禁止机动车辆入园。

下一步,武汉市江滩办将按各区防指命令和长江水位变化及时对闸口进行封堵,市民游客可就近选择开放的闸口进入江滩,切勿翻越闸门。同时提醒市民游客,在江滩游玩时务必提高警惕,安全观江,不要进入警戒线范围,切勿随意下水游泳。

武汉已封闭78处沿江闸口

超四成用上铝合金拼装式防洪挡板

随着长江武汉段水位逐步上涨,武汉正有序封闭沿江闸口,防止江水通过闸口倒灌入城市。极目新闻记者从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了解到,随着近年来一些闸口陆续完成改造升级,目前已经封闭的闸口中,已经有超过40%用上了清爽时尚的铝合金拼装式挡板,保障防洪安全的同时也为城市景观加分。

7月2日下午2点半,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汉阳区晴川大道上的汉阳江滩汉阳大桥局专用码头闸口。6月28日,这一处7米宽的闸口已使用铝合金拼装式防洪挡板封闭,整个挡板高度约3米。记者观察到,除了闸底板的沟槽里有些许江水,外部路面干爽没有积水,根本无从知晓挡板内侧的水位已经在地面之上70多厘米。

汉阳区河道堤防管理所副所长许树辉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这个闸口的闸底板高程为27.17米,在武汉市的沿江闸口中属于比较低的,所以洪水来临时,通常都是全市第一批封闭的闸口。

去年,这个闸口进行了专项改造,今年是第一次使用铝合金防洪挡板封闸。“以往我们是用扛沙包的传统方式封闸,不但费时费力效率低,现场也容易弄得脏兮兮的,不美观。”许树辉介绍,而6月28日当天进行封闸施工时,中午11点接到通知,下午1点正式启动封闸,6名工作人员外加一台小型随车吊机,不到5点就完成了封闸。

极目新闻记者现场看到,铝合金防洪挡板整体为银灰色,看上去十分清爽时尚,一块挡板的高度为20厘米,总共拼接了14块挡板。每块挡板四周都有胶条密封,所以几乎实现了滴水不漏,现场也十分干净整洁。一旁,还堆放着数十块备用的挡板,防汛人员可以根据水位变化随时将防洪墙加高。

极目新闻记者从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了解到,截至7月2日晚,武汉已封闭78处沿江闸口,其中有32处用上了铝合金拼装式防洪挡板,达到41%。另有20处使用钢闸门封闸,采用闸条加黏土的传统方式封闸的仅有26处。

江水上涨

青山江滩结婚登记点暂时关闭

图片由杜雅康拍摄

长江水位持续上涨,武汉市防汛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截至7月2日18时30分,长江汉口站水位为27.61米。

江水上涨,青山江滩有啥变化呢?极目新闻记者实地探访,直击青山江滩。

图片由杜雅康拍摄

随着江水上涨,青山江滩一级亲水平台已经被淹没。在江滩二七长江大桥附近的休闲亭、帐篷营地、健身广场都淹在水里。江水还淹没了部分休闲道路,游人已经无法通行。在江滩园林路附近,江水淹没了通行的道路。临近亲水平台的道路、杉树林里的栈道,此刻成为青山人看江水最安全的选择。

图片由杜雅康拍摄

为保证安全度汛,青山江滩建三闸口、建八闸口正式封闸,二七长江大桥下停车场已经禁止社会车辆进入。

此外,受到江水上涨的影响,青山区民政局今天发布公告,为确保安全,青山江滩结婚登记点暂时关闭。

青山区民政局公告:

近期受强降雨天气影响,2024年7月1日22时,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汛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为确保安全,青山江滩结婚登记点即日起暂时关闭(恢复办公时间另行通知),近期如有结婚登记需求的新人可到青山区政务服务大楼(东厅二楼)婚姻登记点登记结婚(咨询电话027—68865250)。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青山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2024年7月2日

图片由杜雅康拍摄

记者看到,在婚礼堂附近的同心锁区域已经被淹没在水中,而由于水位上涨,青山江滩的地标建筑——一冶重件码头周围已经拉上警戒线,提醒市民朋友们,切勿靠近攀登,谨防溺水。

图片由杜雅康拍摄

预警!

今晚到明晚,湖北这些地区

发生崩塌、滑坡、泥石流的风险大

7月2日16时许,湖北省自然资源厅和湖北省气象局联合发布预警:7月2日20时—7月3日20时,预计三峡库区(巴东),鄂州市、咸宁地区、黄石地区、黄冈地区,恩施(恩施市、建始)、武汉(武汉市主城区局部、黄陂、新洲、蔡甸中西部、江夏)发生崩塌、滑坡、泥石流的风险较大;其中,咸宁(咸安区大部、赤壁局部、通城大部、崇阳大部、通山大部)、黄冈(罗田部分、英山部分、蕲春东北部)发生崩塌、滑坡、泥石流的风险大,需注意防范!

湖北省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预警图

极目新闻记者获悉,截至7月2日17时,本轮梅雨季,全省自然资源系统共出动40995人次,巡排查隐患30958点次;撤离受威胁群众2173户5727人;成功避险14起,避免可能人员伤亡91人,避免直接经济损失1190万元。

水务部门提醒,

江水上涨,水流湍急。

请广大市民游客远离危险水域,

切勿下水游泳,防止落水和溺水。

极目新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辰光网   

GMT+8, 2024-7-21 17:22 , Processed in 0.03459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