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查看: 165|回复: 0

海风:我的知青人生(11)

[复制链接]

8621

主题

8640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0249
发表于 2021-12-2 14: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1年10月13日  作者:海风  来源: 红月亮知青情



      19. 轧断脚拇指

      那时我们在麻柳滩矿山工作,每周是不休息的,需连续工作二十六、七天,把每个星期天存起来,然后集中在月底,统一乘火车回重庆休假三天。

      记得那是1974年的7月份,海风回重庆休假三天后,从沙坪坝区双碑乘公交车在牛角沱车站下车,准备穿过向阳隧道去菜园坝乘火车返回工地。突然发现家里的小弟也跟着下了公交车,海风根本不知道小弟是怎么上的车,小弟吵着要跟哥哥坐火车到麻柳滩去玩。这可怎么办?小弟那时大约有五六岁,从没有单独乘车外出过,他也找不到回家的路。而海风能够返回去上班的火车每天只有这一班,发车时间也要到了,那时又没有手机、电话什么的通讯手段,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办法把小弟这时送回去。海风又只能乘当天这班火车赶回去上班,否则,算旷工,那个年代可不能有旷工发生,也不可能找别人去顶班,没办法,海风只好把小弟带着去坐火车,等到工地后再想办法把小弟送回家里去。

      到了麻柳滩工地,海风立即到办公室向领导说明了情况,海风希望公司领导能想办法邦忙把小弟送回去,领导说,等两天有汽车回重庆拉材料,叫司机帮忙把你小弟送回家里去。同时海风又用公司的电话向父亲单位打电话告诉了这个事情,父亲单位领导说,一会儿下班后就告诉你父亲,不要担心。

      海风当天回工地后是上夜班,第二天傍晚海风还在山腰处的宿舍里睡觉。那时天气很热,井口很凉快,小弟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就跑到井口去了,井口旁边不知是谁铺有一张旧席子,小弟那天也躺在席子上乘凉,哪知一会儿就睡着了。因铺席子那地方是一个小斜坡,大人睡在那里躺着很舒服,小弟在那儿躺着不知怎么就顺着斜坡滚到下面铁轨边了,一只脚就搭在了铁轨边上。

      因当时天色已晚,光线较暗,井口矿车推出来后到这儿要拐一个小弯,若是有大人在这儿躺着肯定容易看得到,但因小弟个子太小,推矿车的工人不容易看到,所以,悲剧就发生了。


      矿车推过来,就把我小弟的一只脚压着了,推矿车的工人听到哭声,发现轧着孩子了,赶紧把孩子背起送到工地医务室抢救。工地广播站也立即广播了这个事情,工友们赶紧把海风推醒,海风急忙跑到医务室,血已经止住了,也缝了针,但左脚一个大脚拇指被压碎,没办法接了,终身遗憾已经造成。工地领导见此情况,对海风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同意给三天假,安排海风随明天拉材料的汽车送小弟回家。

      海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无法面对父亲,更无法面对带着小弟改嫁过来的继母,教训是深刻的,至今都非常后悔。

      20. 夺命毒烟

      大约是1974年10月下旬的一天,下午三时左右,只见一股黑烟从半山腰井口旁边的炸药库房处升起,炸药库就设在井口主巷道旁边的一条支巷道里,它与主巷道是相通的,每天每个班掘进的工人会把当班放炮后没用完的炸药,雷管交回库房,登记后分别保管。而且昨天上午库房还刚进了一批雷管炸药。现在炸药库冒烟,非同小可,任何人都知道它的危险性。万一有人因各种原因把雷管炸药混装,混放,只需一枚雷管混在炸药里面引起爆炸,整座山都会飞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一会儿整个矿区上空,浓烟滚滚,昏天黑地。由于情况不明,情势危急,工程指挥部当即决定:

      (1)除发电、通风人员外,现场所有人员立即停止工作,马上撤离至两公里以外。

      (2)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立即到主井口集合,参加抢险突击队。工地上的高音喇叭不停地播放着指挥部的紧急通知,真是人心惶惶,人们四散奔逃。

      那天海风该上中班,正准备去接班,听到广播后,身为设备连团支部副书记的他赶快跑到井口,立即随第一批突击队员下井救人(有的在参加井口灭火)。井下烟雾很大,根本看不清楚,气味也十分呛人,大家摸着小铁轨艰难前行,终于走完楞子坡,来到水泵房附近。这时井下准备下班的工人全部都撤到了这里,大家见浓烟滚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里很恐惧,表情十分紧张,根本没有力气爬楞子坡走出去,突击队员就几人一组,把这些走不动的人,采用各种方式救出井下。


      因麻柳滩铁矿井下渗水量很大,井下主泵房排水不能停,否则遭水淹后再恢复生产困难巨大。指挥部又决定留下三个人在主泵房值班,保证井下排水正常进行。但是该上中班的机运工有的没来接班,可能是听到广播后已经撤离了,找不到机运工领导很着急,这时海风主动站出来说,他以前干过一段时间机运工,现在是钳工,对主泵房设备很熟悉,要求留下来值班。于是领导当即决定,海风和另两名机运工李祖辉、刘水碧(女)三人留下来在主泵房值班,其余人员全部撤离,随后不久,井下就只剩下三 个人了。

      他们三人一直坚守到第二天早上,浓烟逐渐散去,接班的人到来,才被人扶出井下。一走出井口,三人都先后昏倒了,指挥部立即派车把他们送到离此不远的一家大型军工企业职工医院抢救(后来才知道从昨晚起,有46名井下工人和抢险突击队员先后昏倒,被送到医院抢救)。

      海风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李祖辉昏述了三天,但刘水碧那个女娃儿没有醒过来,已经死了,领导和医院怕给我们几个重伤员,心理造成影响,对刘水碧的死亡暂时保密,不准告诉我们。

      海风和李祖辉等几个重伤员虽然醒过来了,但头昏头痛,大小便排不出来,肚子胀得发痛,医院说主要是因一氧化碳中毒引起的并发症。工程指挥部请求上级从成都、重庆请来了几位医学专家、教授参加会诊抢救。一个星期后海风等几个重伤员病情才得以好转,人清醒了,说得出话了,大、小便也不用导了,但仍然还是头昏、胸闷、周身无力。那段时间指挥部对每名重伤员派6个人在医院照顾,分三班倒每班2人。后来听照顾海风的工友说,那时你解一次小便要解很久,一滴一滴的慢慢滴,两个人轮换给你提便壶,手都提软了。从当地出院后,又回到重庆总公司医院继续治疗,前后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休养,海风才好转过来恢复上班。

      后来据说此次事故调查,是因为当天炸药库值班员上午用碘钨灯烘烤受潮的炸药,他中午到食堂去吃饭,听说午后有一场篮球比赛,忘记了还烘烤着的炸药!不想因烘时间过长,被烤燃了,才引起整个炸药库里的炸药燃烧起来。万幸的是雷管是分开放在另一个支洞的,假如那天有一枚雷管混放在炸药里的话,那这个事故就不得了,就不是只死亡一个人的问题了,就可能是惊天大事故了。

      但当时那么大的事故,几十个人中毒送医院抢救还死了一个人,居然没让受伤人员填工伤表,也查不到工伤事故的档案记录,事后也没听说有什么人受处分,可见那时文革时期企业管理和法制工作的混乱程度。但是通过这次事故也可以看出,那时绝大多数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是多么的勇敢,多么守纪律,危险关头,总是冲锋在前。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日升

更多资讯请点击关注:老辰光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